对第二轮修志工作中几个问题的思考

2017-08-22

    第二轮修志的时限始于1986年,止于2005年。1986~2005年,这二十年正置我国“改革开放”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在中央“改革开放”总方针的指引下,我国经济、社会、科技、法制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人民物质生活水平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这是全世界普遍公认的、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怎么样赞美、怎么样歌颂都不为过。
然而,做为修志工作者,如何客观、真实的记述这一时期的历史成果,使其具有“存史”的价值,却是我们修志工作者应该深深思考的问题。本人结合自己修志工作实践,谈谈个人几点体会,供同仁参考。
    一、修志工作者在修志工作中须放弃个人的情感色彩
    诚然,对于现时大多数修志工作者来说,大都可能亲身经历了1986~2005年这二十年的“改革开放”。由于亲身经历了这一时期的发展变化,就不可避免地留有时代的烙印。亲身经历“改革开放”者,必然对“改革开放”有着自己的感受、情感,甚至有些人还可能有些“情绪”。作为现实社会中活生生的、有思想的人,修志者的感受、情感甚至是有些“情绪”,这就是人的局限性和有限性,也在所难免。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的感受、情感、“情绪”是否理性?是否正确?是否符合修志原则?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你的感受、情感、“情绪”就会影响志书的“真实性”及价值。
    道理很简单。比如,人常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当你、我、他,从不同方向和街道进入罗马时,同样是罗马城,而你、我、他,对罗马的认知却是不同的。这就是说,同样一个事物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还有一层意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只缘身在此山中”,这“缘”就是人的因素或局限性所在。
    人的因素,即:人们的情感、感受、“情绪”。人的情感、感受、“情绪”,不外乎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也可能是自我因素的影响,因为人们的认识源于感受。即:人自身的社会实践、经历、认知、学识和价值观等内因因素的确会影响人的意识和思想及其行为;同理,也可能因为个人内因因素受外界环境的暗示力量的影响,而不知不觉的产生了于内因因素不一样的感受、情感、“情绪”。然而,感觉多来自主观方面的感知。所以,不论是内因还是外因,都可能影响志书的“真实性”及其价值。
    因此,在修志工作中,就存在着如何对待自己有意无意的感受、情感、甚至“情绪”的问题?个人认为:修志工作者应站在修志工作的立场上,持“中性”的态度,对待任何历史事物都应该抱着客观的、理性的、敬畏的态度去处理,拚弃个人的好恶,是其具备客观性、真实性。真实、客观的记述历史上有“存史”价值的事件。不能自己喜欢的就写或多写,自己不喜欢的就不写或带着“情绪”写。这样有悖于修志这一“职业”的宗旨。
    志书是“为党立言、为政立績、为民立传、为史留鉴”的重要历史文献和历史财富。因此,修志工作者不仅要放弃自我情感和好恶等个人色彩,克服个人的因素及其局限性,还应理性的排除外因因素的影响。要达到这一要求,修志工作者就要不断地进行自我“修炼”和自我提高,时刻遵循修志工作原则,以确保修志工作的真实性。
    二、注意避免总结性、归纳性、报告性、结论性语言的表述
    本人根据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安排参加了几个单位的志稿审议,在志稿审议中常常出现一些总结性、归纳性、报告性或结论性语言的表述。
    例如:“三个阶段……”、“七五、八五、九五、十五、时期……”、“这一时期”、“六个转变……”等等,且占有相当篇副。
    从修志资料收集来看,现时修志的资料来源多为总结、报告、信息、方案、文件或档案等多方面材料。相对来说,这些资料都多多少少带有总结性、归纳性、报告性或结论性的性质,而修志工作应摒除这些带有总结性、归纳性、报告性或结论性的表述用语,也不要套用总结、报告的观点和用语,更不能采用宣传式的语言来表述。修志工作者须抓住事物发端、发展(过程)、结果的脉络还原事物的原貌,应以实录之。
    我们都知道“史”可评说,而“志”不能加以评说的,只是把发生的事据实记载就行了,忌议忌评。志书要求记述体例,即:记事、写实,用事实和数据说话,记述事物的原貌。志书的意义在于真实,而惟有真实才能“存史”。也就是说,志书不仅要经得起现代的考验,也要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的,且只有真实。
    修志工作是纪实的,也就不能死搬硬套。有人认为,凡正我的志稿有来源、有依据。依据是总结,是信息、是工作报告,至于正确与否、必要不必要,不是我的事。我们不是说总结、信息、工作报告等不能作为依据,而是文件、信息、工作报告的表述与志书的表述是有严格区别的。总结、信息、工作报告属于公文中的说明文,说明文为了交待清楚某一件事情除了表述外,多存在议、评的成分。因此,在修志工作中应注意克服这一现象,剔除说明文中的“议与评”,把文件、工作报告的表述方式转变为志书的表述方式,切勿照抄照搬。
    就此而言,对当代修志人来说,修志工作实际上不仅仅是原始资料的忠实记录,或简单的“照抄照搬”,而是在众多原始资料基础上的创作、再创作,是辛勤的劳作和勤奋的耕耘,这就是修志人的意义所在。
    三、涉及改制方面的表述应认真推敲、斟酌,慎之又慎,忌议忌论。
    在志稿审议中,发现一些志书中涉及“改革开放”,企业改制方面的表述,很值得我们认真的推敲、斟酌。
    例如:对企业改制前后的表述。企业改制前的“吃大锅饭”……”;企业改制后“下岗”“陷入困境……”;“在改革开放、放开搞活的大潮冲击下……”等等表述。
    企业改制涉及国家法律、法规、政策面极广,时间跨度极大、企业极多,企业改制极其复杂,如:第二轮“承包制”;“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施开放”的方针;“抓大放小”的原则;“股分制”等等一系列方针政策。应认真推敲、斟酌,慎之又慎。切忌简单的套用宣传性的用语,或褒或贬。
    这是因为:事物是动态的、发展的、变化的、不是静态的,它是具有规律性和逻辑性的。特别是1986~2005年,这一时期的事物更具有发展、变化和不确定性特点。因此,不能对某一正处于动态的、发展的、不确定时的事物给予肯定或否定、褒与贬的表述,是不可取的。特别是对“改革开放”时期的事物不应、也不能对事物作出简单的褒与贬或肯定与否定的表述。
    这是因为,1986~2005年,我国在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从理论上来说,“改革开放”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和发展阶段,而且这一过程是渐进式的,并且在不断地改进和完善,它并没有结束,且正在向纵深层次发展。而当某一事物正处在变化和发展过程中时,就对其进行简单的褒贬或肯定否定,这不仅有悖修志原则,也不符合唯物辩正法则,会有失公允。这是修志者的责任和义务所在。
    修志的原则是忠实的记述事物真实的过程,而对事物本身的评议应交给专家、学者或后人。
    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一次讲话中,就新中国60多年的发展史,有一句富有辩正和哲理的话:不能用后三十年来否定前三十年,也不能用前三十年来否定后三十年。最近就对改革的清醒认识和深刻自觉,时说:“做好承受改革压力和改革代价的思想准备。”黒格尔说过:“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这就是说,事物的存在大都具有它的合理性。对历史事物不能简单的褒贬或简单的肯定与否定。事物的发展总是复杂的、变化的,特别是对于重大的政策调整,更不能简单的、盲目的、不做分析的,对发展中的事物给予简单的结论性表述。
    这就要求我们:看问题要从很宏观上看、从大局看,不能仅仅站在某一点或某一角度看待某一事物,忽视事物全貌。若你从某一个或几个方向进入罗马时,就要概括罗马的全貌,显然有失偏颇;然而,在立足宏观、大局的同时,也要对具体事物,要做具体分析;要注意观察、了解、分析事物的现象与本质之间的辩正关系;把握住事物的本质特性,实事求是的记述事物原貌,写出事物的主脉。只有这样,志书才能站得住,立得稳,用得着。
    在从事修志工作多年的现实实践活动中,使我逐步地、渐渐地、深深地感悟到:历史需要沉淀,历史需要尊重,历史需要感悟;“浊以静之徐清”;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可能是一条直线,总会有曲折,没有曲折的故事是不完整的。作为一名修志工作者,面对历史,要认知自己,要有自知之明,要承认自己的局限性和有限性,站在理性的、历史的立场上从事修志工作;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辩证的法则;尊重历史,敬畏历史,感悟历史。修志工作者只有具备了尊重历史、敬畏历史,感悟历史的思想和意识,才能做到忠实于历史,纂写出符合历史的高质量志书。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而共产党人就最讲认真。坚信,在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共产党人编修的历史决不能成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综上所述,本人体会:要真正成为一名修志工作者,真真的不容易,它不仅要具有一定的文字水平、写作组织能力,更要具备一定水平的政治素养、理性思维、辛勤劳作和默默耕耘、奉献的精神,只有具备了这些才敢称自己是一名修志工作者。
    述上,仅为个人在修志工作中一些思考,不一定正确,不妥之处,恭请斧正!

分享到: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