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西域少数民族的天文测量

2018-03-09

      据史书记载,新疆的天文测量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吐鲁番、敦煌发现的唐朝(618~907)回鹘文文献里,有天文学、历法、星相等方面的记载。喀喇汗王朝著名学者马赫木德·喀什噶里1071~1077年编撰的《突厥语大辞典》里,有天文、地理等方面的内容。

      耶律楚材(1190~1244),随成吉思汗西征,在中亚居留六、七年才回关内。1218年,在西域观测天象时发现,《大明历》关于月蚀的预报与月蚀实际发生的时刻,在中原地区相差较小,在寻斯干(今苏联境内的撒马尔汗)相差甚大。于是,他以“西域中原地理殊远,创为里差,以增损之。虽万里不复差忒”(《元史》卷146)。具体地说,他以寻斯干城为地理经度的起始标准,把某地与它的距离乘上一个数学因子系数,称作某地的里差。他还把这个创造多次应用在《庚午元历》中。耶律楚材是中国最早提出经度概念的人。

     元代,西域著名天文学家纳速剌丁·徒思,1251年到关内传播天文知识。

      据《元史》天文志、历志中记载:“至元四年(1267)西域回回族人札马鲁丁撰进《万年历》,元世祖曾颁行之。”但这本万年历的历法却没有流传下来。同年,札马鲁丁在元大都主持制造了“西域仪象”即天文地理仪器,计七种:(1)“咱秃哈刺吉”,汉语叫“浑天仪”,以铜制成,刻以周天度,画以十二辰位,由内外几个环结合而成,可以旋转,透过窍洞,观测天象;(2)“咱秃朔八台”,汉语叫“方位仪”,基本结构是四周围以圆墙,东面开门入内,门内设一小台,台上立高七尺五寸铜表一根,上挂五尺五寸长的铜尺,再加上两根等长的像箫一样的窥管,下面置刻有度数的横尺,以准挂尺,可以左右高低旋转,测验周天星曜;(3)“鲁哈麻亦渺凹只”,汉语叫“斜纬仪”。建屋二间,屋脊留有东西向横缝,让阳光通过通向日晷。在屋内台上有南高北低的铜环一座,上刻有180度的刻度,中间斜插着一根尖头铜尺,往来运转,观测屋脊漏下的日影,以定春分、秋分的时刻;(4)“鲁哈麻亦木思塔余”,汉语叫“平纬仪”。建屋五间,屋内挖二丈二尺的深坑一个,屋脊南北向开一条缝,缝下设一墙壁,壁上悬挂长一丈六寸铜尺,并画有天度半规,往来运转铜尺,可以测定冬至、夏至的时刻;(5)“苦来亦撒麻”,汉语叫“天球仪”,即天文图象模型,它似浑天仪,但不能转动;(6)“苦来亦阿儿子”,汉语叫“地球仪”。以木制为圆球,七分为水,其色绿,三分为土地,其色白。画江河湖海,脉络贯于其中,画作小方井,以计幅员广袤,道里之远近。海陆七三分,与今天的结论惊人地相符。札马鲁丁的地球仪是中国最早制作的地球仪;(7)“兀速都儿剌不定”,汉语叫“观象仪”,是测量时间的仪器。设一圆形铜镜,其上刻十二时辰和昼夜时刻,上有铜条一根,可以转动,铜条的两端向上弯曲,并在曲头各凿一小孔,通过小孔观测日月星辰,以定时刻。

      畏兀儿人阿鲁浑萨里,生于宋淳佑四年(1244),死于元大德十一年(1307),自幼天资过人,拜元世祖国师巴思巴为师,“经、史、百家及阴阳、历数、图纬、方伎之说皆通习之。”(《元史》卷130),成了一个学者和天文学家。元至元二十年(1283),从西域来了两名和尚,自称懂天文。元世祖召来阿鲁浑萨里与这两名和尚交谈、辩论,结果他们被辩论得无词可对。他的长子岳柱,也是一个精通天文、经史、医学的著名学者。

      1904年,德国探险队在高昌故城附近,获得一部西州回鹘人的历书。日本学者羽田亨在其著作《西域文明史概论》中,对这部历书作了比较全面的研究,但尚未得出最后的结论。他认为这本粟特文写的历书,也许是翻译汉文的一本历书。实际情况是,这部历书在每一日的上头首先记有粟特语的七曜日名称,次写甲、乙、丙、丁等汉字译音,又次用粟特文写鼠、牛、虎、兔等十二属名称,又于每日下记以木、火、土、金、水等汉族通行的五行名称,再加日曜、月曜,以配足七曜日之数。因此,我们认为,这部历书可能是从汉文翻译过去的,至少也受到过汉文化的影响。

分享到:

新闻动态

交通违章信息查询
系统可查询新疆市区内的违章,请直接在下面的输入框输入您要查询的车牌号码
本页查询结果仅供参考,具体违章内容及违章次数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查询系统数据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