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队的意义不仅在救援本身

2013-05-06

救援队的意义不仅在救援本身

指挥援救(邱明江 摄)

救援队的意义不仅在救援本身

驴友设置安全指示路牌(邱明江 摄) 

     2003年深秋的一个傍晚,新疆第一支完全由山友自愿组成的户外救援队成立;2006年的国庆大假期间,“羊圈沟”的成功救援,成就了新疆山友救援队的经典案例;2010年,新疆山友救援队集体加入新疆志愿者协会,并获得了优秀志愿者团队奖励;2012年1月,“壹基金救援联盟”第一次代表大会,新疆山友救援队成功当选为救援联盟7名执委单位之一。 

 

    在9年的时间中,新疆只出现了20多次户外意外事件,这个数量与乌鲁木齐地区平均每星期40-80个户外活动数量相比,是非常少的。

  救援队成立后的几年,新疆户外风平浪静。但是,2006年的几次重大户外安全事件,打破了这个平静。

  2006年,翻越车师古道和夏特古道的两次户外意外事件,山友救援队员们接到信息后均先于官方组织的救援队伍到达险情发生地,考验了山友救援队的反应速度和行动能力,也验证了队员们无私的人道主义精神。

  真正体现出山友救援队能力的是这一年的“羊圈沟”救援。

  2006年的国庆大假期间,一位山友去乌鲁木齐南山水西沟游玩,独自进山,不慎从7米高的悬崖摔落,腿和腰受伤。在几乎没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他发出了一条短信——“我在悬崖中,腰受伤”。山友救援队接到求助信息后,我和三名队员立即连夜出发,到达现场与这名山友的亲属汇合,亲属给了我们一份打印的徒步攻略,打开一看,是“羊圈沟徒步攻略”,这份攻略正是我写的。“显然,这名驴友受困在羊圈沟的悬崖中”——我判断。4个小时后,在当地牧民的协助下,我们的救援队员在深夜中找到了受困在悬崖旁的受伤山友。随后我们立即求助119,即消防特警,消防特警发挥了他们救援装备和搬运伤者的专业优势,将他顺利移动到安全地带,120急救车的赶到也使得伤者伤情得到了及时治疗。

  这次救援后来一直被当做山友救援队的经典案例。因为无论从救援路线判断、现场指挥、社会资源调度、与消防特勤的配合,包括与媒体的后期宣传方面来说,都是一次非常成功的高山救援,也是一次社会成本较低的精准的救援行动。

  这次救援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思考。比如说,户外救援必须是专业救援,不能人海战术;救援必须有明确分工,将社会资源恰到好处地使用;在救援行动中,山友救援队应发挥熟悉路线、山地技术好、有户外装备、熟悉山友心理的特点,重点进行路线判断和搜救;冲在第一线,第一时间判断确定险情位置的作用,承担先期搜寻的任务;与后续的消防特勤、派出所、当地政府、牧民等资源行程合理调配。

  在之后的几年中,新疆山友救援队还有几次经典的救援案例,例如2010年12月11号的狼谷救援,8名救援队员在雪山中搜索12小时;2011年12月11日,20多名救援队员奋战16小时,将受困雪山冰瀑的11名山友成功救出。

    尽可能地将救援工作前移,通过对户外领队和山友的培训,通过户外安全理念的普及,通过制度,尽最大可能降户外安全事故的发生几率。

  救援队的每一名队员都能做到随时待命、随时出动。但是没有一名救援队员希望听到救援行动的命令。

  每一名救援队员都有这样的理念:所有的救援都是不得已,山友救援队存在的最大意义,是尽可能地让户外活动更加安全。

  那么,如何降低户外意外事件的几率呢?

  首先,领队是户外活动的核心。

  在国内,小羊军团独创了一整套的户外领队培训体系,一个山友要完成从普通山友到领队的转变,必须完成小羊军团的33门课程,近3个月的学习,这些课程绝大多数是自创课程,一些课程现在已经列为大学旅游学院的必修课程。目前,国内只有新疆的户外领队培训有这么多的课程。

  目前,在乌鲁木齐地区活跃着40多个户外俱乐部和400多位领队,这些领队中95%以上参加过小羊军团的领队培训,并取得结业证书。他们已经成为乌鲁木齐及周边地区户外活动的核心骨干。在这些领队们的周围,更多的驴友们通过他们也学到了户外安全的理念和户外知识。

  根据2011年的户外安全事故统计,在新疆发生的十多起户外意外事件中,没有一起是由经过培训的领队组织的活动。

  其次,建立规范的户外活动发布平台。

  我们认为,一个户外活动之所以会出现风险,除了少数的自然客观原因之外,绝大多数是起因于主观原因:例如擅自修改路线、未进行风险评估、领队判断能力不足、队员不了解领队意图等。小羊军团建立了一个国内最为严格的户外活动发布平台,要求所有在小羊军团网站发布的户外活动,必须有完整的计划书,风险评估报告,活动队员名单,活动总结等要素,并且必须通过网络平台公开发布。

  其实公开发布的计划书,就是户外安全的备案。根据2011年的户外安全事故统计,在新疆发生的十多起户外意外事件中,只有两起是在内地户外网站发布过的活动,其余均为私下组织的自发的活动,无计划书,无风险评估报告。第三,对山友的户外风险意识培训也很重要。一些意外事件往往来自“无知无畏”的个别山友,让这些山友了解安全意识,懂得团队精神,懂得敬畏自然,也是确保户外安全的重要因素。小羊军团网站制作了大量的户外救援联络卡,分发给山友。交给各俱乐部,由活动组织方发给大家,保障发生问题大家知道求救的途径。

  救援卡中注明了山友救援队的联系方式和求助流程,山友们在领取救援卡的那一瞬间,其实就是一次安全意识的培训。他们会了解到,如果出现了意外事件,应首先求助山友救援队,由专业的救援队员帮助他们进行判断,然后决定采取何种正确的救助方式。

  我们实施了“一元基金”计划,即要求每位山友每次活动,为山友救援队的救援基金池捐助1元钱。从1万名山友手中得到一万元,则是对一万名山友进行了户外安全知识的普及。第四,我们还有更多的户外安全保障措施。小羊军团网站会根据风险评估报告,要求有一定风险的活动必须购买保险;在山区几十条线路上,设置了几百块路牌;每年春节、五一、十一等户外活动聚集的时期,山友救援队都会公开发布“户外风险线路提示”;山友救援队还将一些户外线路列入了“危险线路”,提醒山友尽量不要选择这些线路;建立户外救援通讯规则,明确了户外救援通讯频率;建立户外领队的“户外活动行踪跟踪系统”,通过给领队专门配备的GPS远程定位手机,在电脑上就能随时跟踪户外活动的路线和进展情况。

  我们还在国内率先开通了新疆山友救援队“微博安全备案”的专用微博,鼓励广大山友和自助游爱好者,用手机微博记录下自己的行程和计划,尤其是在进入有一定风险的路线和没有手机信号路线之前,将自己的位置随时发给山友救援队的微博,通过这种方式,将驴友的旅行经历发布和备案结合,让备案更加人性化,可操作,实现了微博的“柔性安全备案”。

  山友救援队强化了体系建设,建立了值班制度,由各热心的户外店、俱乐部和组织构成值班单位,轮流值勤,保障任何时间发生险情都能调度力量和装备开展救援。

  新疆山友救援队与各地户外俱乐部和救援队建立了救援联盟,如果乌鲁木齐的驴友在石河子山区需要帮助,石河子当地的户外救援队员接到新疆山友救援队的命令后也会立即出动,以最快的速度实施救援。目前,加入新疆山友救援联盟的各地州城市救援队共有12个。

  志愿者精神,是新疆山友救援队,也是国内几乎所有户外救援组织的核心精神。救援体系的存在,是新疆特种旅游发展的保障。

  众所周知,新疆是户外运动的天堂,拥有国内最丰富的户外活动线路;新疆也是特种旅游的天堂,未来的新疆大旅游产业,一定是常规旅游与特种旅游比翼齐飞。

  “我是一名志愿者,在所有的救援行动中,我将不考虑个人的得失,以志愿者的身份投入救援工作中”,这是救援队员的誓言之一。因为我们是志愿者,我们听到命令,就会尽可能放下手中的工作,立即带上装备出发;因为我们是志愿者,我们救援归来后,从不计算个人的损失,也从不要求补偿。在山友救援队中有一条财务规则,即救援行动中发生的直接成本,包括油料、食品、药品等直接开支,由被救援方承担;而所有救援队员均不得报销任何救援费、误工费。

  新疆的户外运动对大旅游产业和特种旅游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比如乌鲁木齐,是全国少数几个走出五六十公里就能见到原始森林、山脉、雪线、沙漠、戈壁的城市之一,有着很好的资源。户外运动是特种旅游的排头兵,很多已经成熟的旅游线路,就是背包族先行走出来的。

  户外运动的开展和网络间的传播,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背包客,也使得新疆的特种旅游焕发出勃勃生机。以喀纳斯徒步线路(贾登峪—禾木—喀纳斯)为例,2002年徒步喀纳斯东线的驴友仅有30人,2011年徒步东线的多达10000人,选择自助和徒步的游客越来越多,并且多数驴友具有较高素质,通过查询互联网上关于喀纳斯的游记类文章,我们发现70%以上的文章是驴友创作的,而驴友的数量目前仅占喀纳斯游客总数的3%—4%。

  今后,新疆旅游产业势必向户外探险游、个性化旅游和自助游方向延伸。因此有必要尽早对现有的探险游产品、服务体系进行研究,未雨绸缪,迎接挑战。有这么一种说法,户外自助徒步和常规旅游似乎是两条平行线,近在咫尺,却找不到利益的交汇点,但是,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得更高更远一点,站在新疆大旅游、大户外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某个景区、某个旅行社的角度,甚至某个部门的角度,也许就会从中找到更多的联系。

  纵观新疆民间户外运动发展的主线,可以看到我区的户外运动从小众到大众,从随意到规范,从简单到丰富,从AA到商业的发展历程,已经具备了特种旅游产业发展的雏形。特种旅游应是今后新疆大旅游产业的新的增长点,此时应抓住主线,在民间先行的基础上,以政府和社会的力量,共同推动我区的户外运动和特种旅游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步入新的台阶。

  当特种旅游得到了救援体系的保障的时候,特种旅游才能够真正地回归生活,驴友和特种旅游的游客才能安享户外的快乐,户外特种旅游才有可能形成规模化的产业,否则这个产业也是脆弱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全面、完整的户外安全救援体系,对于新疆的大旅游产业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意义,它是产业的保障,也是游客信心的保障!户外运动的确创造了一种新的户外文化,引领了一股新的文化潮流,那就是真诚、互助、平等、信任、环保、团队精神和努力。而山友救援队和它所包含的高尚的户外精神,更是这种户外文化的精髓所在。

    救援,任重道远。非专业救援,过度救援的现象依然普遍;我区没有完善的政府牵头的救援体系。

  尽管新疆山友救援队已经建立了与国内其他省份相比较为完善的救援体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大大降低了新疆户外意外事件的发生几率。但目前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

  1、非专业救援,过度救援的现象依然普遍

  一些意外事件被上报政府后,出于对公民的社会责任,政府往往会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救援,这样就容易造成过度救援。过度救援的典型特征是:非救援专业人员进行指挥,大量的非专业人员参与,消耗大量的社会资源。过度救援也会导致公众对户外和特种旅游活动的反感,进而影响公众对国民探险精神的认同,等等。

  过度救援行动导致的直接后果,也往往是对户外运动的非理性认识和矫枉过正。户外驴友成为了公众舆论的批评对象,成为不承担社会责任,过度消耗社会资源的反面形象。与此同时,国民最缺乏的探险精神,旅游产业中最薄弱的特种旅游与自助游的意义,却被弱化和妖魔化了。作为户外爱好者,我们希望对户外事件进行有效的人道主义救援,但我们不愿意看到大张旗鼓的人海战术的救援,因为这会让脆弱的户外运动大起大落。

  2、我区没有完善的政府牵头的救援体系

  一个完善的救援体系,应是政府牵头,由各专业部门例如民间的山友救援队、消防特勤、旅游景区、旅游线路所在的当地政府、媒体等共同组成,明确分工,明确救援理念。

  在实际救援中,新疆山友救援队主动与一些旅游乡镇派出所、消防特勤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和信息互通渠道。但是这远远不够,我们倡议,尽快由政府应急部门牵头,组成由山友救援队、消防特勤、旅游管理部门、旅游景区、乡镇政府、派出所等共同组成的新疆户外与特种旅游救援体系,在救援理念、技术、队伍等方面尽快达到统一。

  在9年的时间中,新疆只出现了20多次户外意外事件,这个数量与乌鲁木齐地区平均每星期40-80个户外活动数量相比,是非常少的。

  尽可能地将救援工作前移,通过对户外领队和山友的培训,通过户外安全理念的普及,通过制度,尽最大可能降低户外安全事故的发生几率。

分享到:

新闻动态

交通违章信息查询
系统可查询新疆市区内的违章,请直接在下面的输入框输入您要查询的车牌号码
本页查询结果仅供参考,具体违章内容及违章次数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查询系统数据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