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民族传统体育项目

2017-08-25

摔跤

摔跤,古称“角抵”、“角力”、“相扑”、“争跤”,是古老的体育活动。

1983年,巴楚县乔提木废墟中出土摔跤力士陶塑像,据考古测定,证明公元7~10世纪新疆地区摔跤已很普及。

据《五代史》记载,出身于沙陀部的后唐庄宗很喜欢摔跤,“尝于王都较,而屡胜,颇自矜……”。元代,西域设立“校署”,统管各民族的摔跤活动

清代,新疆的回族过年,男孩儿四、五岁割礼都要举行摔跤比赛。《新疆礼俗志》载,蒙古族每年4月,祀鄂博毕,“年壮子弟相与贯跤、驰马,以角胜负”。

摔跤是新疆各族人民十分喜爱、深具群众基础的民族传统体育。由于地区和民族风俗的差异,摔跤也形成了不同的风格形式。

一、维吾尔族摔跤


维吾尔族称摔跤为“切里西”,历史悠久,为维吾尔族所喜爱。维吾尔族摔跤比赛,多在“古尔邦节”、“肉孜节”、婚礼、割礼、农闲、巴扎时举行。

其形式有喀什噶尔和吐鲁番两种。喀什噶尔式摔跤:流行于喀什、阿图什、阿克苏、和田等地。不分体重级别,无统一着装要求,无时间规定,一跤见胜负。摔跤时,双方各在腰间系一条长2米、宽20~30厘米的蓝棉布腰带,比赛时双方先抓好腰带,裁判宣布开始后即可进攻,以将对方摔倒成肩背着地为胜;如双方倒地分不出先后、上下,算平跤;如使对手一手一膝着地判无效,比赛重新开始。凡用手向对方下肢使绊,或抱握对方头部均为犯规。如双方有意拖延比赛时间,则取消比赛资格。喀什噶尔式摔跤,设有跪撑角力,1人能连续战胜3~5人,即得冠军。冠军人数多少,根据参赛总人数来定。

吐鲁番式摔跤:流行于吐鲁番、鄯善、托克逊和哈密一带,一般采用团体3人对抗赛。比赛前,双方在大腿根部系一毛巾供对方抓握,评定胜负的标准是将对方摔成肩背着地,若一人首先接连战胜对方3名选手,则为获胜。胜利者继续比赛。负者输一场即被淘汰。比赛直到一方将对方最后一人战胜为止。摔跤比赛优胜者被众人抬起欢呼,奖励一个大牛头,牛角上拴一块绸子,供获胜一方3人共有,牛角上拴的红绸子则归战胜对方最后一名的选手获得。

此外,在麦盖提、巴楚、英吉沙县等地还盛行一种抱腿、抱腰、缠腿摔跤。方法有擂台赛、对手赛、对抗赛等。

二、蒙古族摔跤


蒙古族摔跤古称“相扑”。很久以前,它是定夺汗位和选拔部落首领的重要条件之一,也是“男儿三项游艺”之一,多在一年一度的“那达慕”盛会上同赛马、射箭一起举行。运动员手腰腿部动作配合,在对抗中充分显示自己的力量和技巧。

蒙古式摔跤有大、中、小三种类型。大型512人或1024人,中型256人,小型128或64人。参赛人数必须是2的某次方数,如32、64……512、l024等,取单淘汰制,无时间限制,一跤定胜负,多轮淘汰半数。名次排列以冠军为准,如赛九轮决出冠、亚军时,在第八轮被冠军摔倒者为第四名,第七轮被第三名摔倒者为第五名,被第四名摔倒者为第六名。运动员不分体重,比赛场地一般选在平坦的草地上,膝盖以上任何部位着地为输。技巧动作多,有提、拉、扯、推、压等13个基本动作,主要以腕力和腿的技巧取胜。

蒙古式摔跤服装颇具民族特色。摔跤衣为布制或皮制,上缀闪亮的铜钉或银钉。摔跤衣腰上系有“希布方格”(即围布、用青、红、黄三色布制成,青象征天,红象征太阳,黄象征地)。穿用白布缝制的肥大摔跤裤,裤外还有无裆的套裤,穿着的马靴要用皮条加固。颈上套五色绸穗制成的彩条“景嘎”,景嘎标志着得过多少名次,名次越多,彩条越多。

比赛入场式别有情趣,在歌声祝词和掌声中,穿着特制服装的摔跤手威风凛凛地跳着狮子舞步,跃入赛场。随着歌声,双方摔跤手两手扶单腿跪在2名助手肩上。刹那间,摔跤手一跃而出,开始搏斗,以摔倒对方为胜,然后再慢跳退场。

奖励办法按比赛规模分三等,小型比赛冠军奖1只羊和1块茶砖;中型比赛冠军奖1匹骏马;大型比赛冠军获81种奖品,如驼9峰、马9匹、牛9头、茶砖9块等9种。对多次夺魁,因年老而不能继续争雄于跤坛的老将,授予“达尔罕”荣誉称号,颁发证章、证书和纪念品。

 

三、哈萨克族摔跤


哈萨克族摔跤多在婚礼、割礼、周年祭祀时举行。比赛前选手为了显示自己的英雄气魄,有的模仿老虎动作,有的学公牛叫,甚至用手挖地撒土,想方设法恐吓对方;还有的由部落长老或德高望重者把选手驮在马上绕场一周,以示炫耀,然后下马席地而跪,等待对方上场。哈萨克族摔跤形式多样。第一种是古典式摔跤,两人互抓对方腰带,躬身对顶,你推我搡,扭作一团。可以把对方抱起,也可以扭对方脖子,设法让对方仰面倒地,只要摔倒就算胜利。第二种为古老式摔跤,双方选手两条腿各套上麻袋,收麻袋系在腰间,用上肢以把对手摔倒为胜,一般采取三局二胜制。第三种是自由式摔跤,比赛时,选手赤裸上身,系腰带,年龄幼者先摔,年龄长者、摔跤水平高者后摔。比赛时,各有1名骑手相随助威,以把对手摔倒背着地为胜。这时,“助战”的骑手要将自己一方获胜的选手迅速驮上马背离开赛场,否则对方爬起抓住再战,便不算取得最后胜利。

哈萨克族摔跤一般是部落间的对抗赛,也有擂台赛。奖励办法:获胜者奖给丝绸、条绒、茶叶、方块糖等物,不奖牲畜。

哈萨克族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大都是摔跤能手,胜者被誉为“巴特尔”(英雄)。

此外,新疆其他少数民族也有各自的摔跤形式。摔跤活动在新疆各民族中开展十分普遍,深受各族群众喜爱,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摔跤被列为新疆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竞赛项目之一。

1985年,自治区体委制定了统一的竞赛规则,并在首届新疆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开始使用。作为竞赛项目的民族式摔跤,包括且里西、北嘎、格、绊跤、搏克五项。新疆运动员在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比赛中,获得了优异的成绩,为新疆各族人民争得了荣誉。

 

赛马、赛走马


新疆是“天马”的故乡。马是牧区生产和生活的重要工具。马上运动又是牧区民众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还具有很高的军事地位。它能给军队提供很强的机动能力。

在古代,突厥语系的各民族为满足战争需要,往往挑选善跑的骏马。这种骏马选优活动,逐渐形成后来的“赛马”习俗。《突厥百科全书》记载了古代突厥诸部在举行宗教仪式时,也都举办盛大的赛马活动。《突厥文化史》序言还提到,公元5~6世纪时,突厥的马就有比赛、坐骑、军马和驿马的区别。《唐书·西域传》记载“岁朔斗羊马囊驼七日,观胜负以卜岁盈耗,或亦有之”。这说明赛马至唐代时已形成当地一方习俗。《新疆图志·礼俗篇》记载更详,每年4~5月祭鄂博,“祀毕,年壮子第相与贯跤驰马,以角胜负。……驰马者,群年少子弟,选善走马,集数里之外,待命斗胜负,……治鞍鞯,恐其蹶于蹄也;为之刻其甲,欲之轻其足也;为之剔其毛,虑其笃于行也;为之饿其腹,缓之,骤之,控之,纵之。闻角声起,争叱马鞭其后,疾驰趋鄂博先至者为之夺彩,其尝亦到五等,各得银布有差”。在宫廷中还成为皇族重要的娱乐项目之一。据说,现在巩乃斯草原上的城镇,大部分都是昔日赛马活动形成的。至今,这些地方仍然是牧民们举行赛马活动的中心。

1949年以前,赛马活动多由当地部落首领主持,赛马规模的大小也视部落、乡村首领的管辖范围、牲畜多少而定。小则十来匹,大则200~300匹。据当地口碑资料记述,1949年以前,巩乃斯草原一个叫卡拉克楞别克的“干户长”逝世周年时,他的儿子达吾列提别克就曾举行过有370多匹马参赛的大型赛马会。

1949年以后,各族人民当家做主,赛马成为人们生活的组成部分,每逢重要节日,都要举行赛马大会以示欢庆。各级政府还把其列为体育运动项目,在全疆范围内开展。另外,全国还多次组织比赛,新疆也组队参加比赛,均取得好的成绩。由于自然环境和民族习俗的不同,新疆赛马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哈萨克族赛马


哈萨克族赛马大部分是在部落之间进行的,通过赛马看哪个部落的马好。平日哈萨克族赛马多在“古尔邦节”、“肉孜节”时举行。其次是在部落首领和知名人士的儿女婚礼时举行。

1949年以前,赛马没有明文规定,赛跑距离都是临时商定的,以跑到终点的先后次序决定名次。奖品的多少是根据举办者的地位高低、经济条件的情况决定。

1949年以后,赛马多以集体形式进行。比赛规则也作了具体的规定。比赛用5岁以上的马,赛前3个月要进行特别训练,骑手是12~13岁的男孩,他们身穿红、白或其他颜色的服装。马鬃、马尾用各种颜色的布辫条或绑扎起来。赛马一般不配鞍具,距离20~30公里。有直线跑和跑圆场两种。跑直线的先由长者领着选手到起跑点,在起跑口令发出后,策马奔驰,优胜者给以奖励。其中获第一名的骑手不仅要奖励草原上最大的牲畜,他的乘马誉为“拜盖阿特”(最快的马),其饲养者也随同荣获最高奖品。

赛走马,也是哈萨克族喜爱的一项体育活动,骑手为成年人。比赛时群马疾走,奋力争先,要求有高超的骑术,不但能够压住马,还要马走得快、稳、动作健美,但又不能奔跑,这是培养优秀骑手、选育好马的一项重要方法。赛走马多在婚礼、喜庆等重大节日中举行。距离一般为1~5公里不等,先到者获胜,如途中乘马者扬蹄起跑,则判为犯规。

 

二、蒙古族赛马


赛马,亦是蒙古族男女老少十分喜爱的体育活动。每年“那达慕”大会,近者方圆50公里,远者上百公里以外的牧民,都要驱车乘马赶来聚会,参加披红扎彩的长距离赛马。

“那达慕”赛马为自愿报名参加,不限年龄、性别。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比赛的距离,由过去20、30、40公里不等,变为现在的3000米、5000米、10000米不等。为减轻马的负荷量,大都不备马鞍,骑手不穿靴袜,只着华丽的彩衣,头束彩带,跃马扬鞭,奋力争先。

“那达慕”大会之前,有经验的牧民调教参加比赛的马匹,一般进行30天左右的“吊马”(即把马拴在木桩上)。从清晨“吊”到下午,然后驱马练跑,使其大量排汗,牵回刷洗干净后,夜间还要加喂青草,使马匹对长时间疾驰做好体力准备。

比赛的马匹不分品种,分组抽签,分道按时间录取。运动员只许一人一马,没有特殊情况不准更换。比赛分为直线跑道和圆场跑道两种。比赛时不准甩马鞭子抽打他人的马匹,运动员落马允许再上马继续比赛。跑圆场起跑后100米内不准压里圈。超过110米以后,方可压里圈,比赛时,马跑进圈内为犯规。

取得名次的马匹,集中在“那达慕”大会主席台前依次排好,由民间歌手高声朗诵赞马诗。赞马诗的内容丰富多采,如描写马匹的雄俊姿态,介绍调教者和骑手名次,良马产地,形容在赛跑过程中的种种特点等,并在获得第一名的马头及马身上,手撒美酒或鲜奶以示庆贺。

蒙古族也有赛走马,即跑时对侧步的马,主要比赛稳健、快速和美观。

 

三、柯尔克孜族赛马

柯尔克孜族多逢“诺劳孜节”(即在每年入春时,白羊星在天空正南方,第一次出现的第二天。相当于汉族农历的春分,公历3月22日前后),男女老少都要穿上节日的民族盛装,举行赛马、马上角力、飞马拾物、刁羊、摔跤等体育活动。其中走马是柯尔克孜族独有的活动。

传说在很久以前,有位柯尔克孜族牧人,训练一匹跑式走马,可以日行数百里。有一次,邻近部落要来偷袭,部落首领得到消息后,派这位驯马能手通知全部落的人,结果偷袭者大败,保住了部落的财产和安全。后来人们又推举驯马人作了首领。从那时起,训练走马和赛走马,就受到人们的重视,并一直流传到现在。虽然这只是一则有关赛马的传说,但从中可以看出,柯尔克孜族赛马活动开展年代十分久远。

柯尔克孜族的走马,有羊式走马、驼式走马、碎步走马和跑式走马4种,距离一般为1000米、3000米和10000米。它与赛马的不同之处,是放马疾行,但不能使马起跑。先到达终点者获胜,如途中乘马扬蹄起跑,判为犯规。多在婚礼、重大喜庆节日中举行。

 

四、塔吉克族赛马

塔吉克族在举行婚礼时进行小型赛马,十几匹、几十匹赛马竞相追逐。为婚礼助兴专门举行的赛马大会,规模大,参赛马多达几百匹,距离短的10公里,最长的50公里。赛马用的是最好的马,赛马不仅要经过精心的挑选,还要找富有饲养经验的能者,专门喂养。

射箭


狩猎和战争是孕育弓箭的摇篮。史籍虽有“挥作弓,夷牟作矢”的记载,认为弓矢是4000年前,先皇的2名臣子挥和夷牟发明的,但据今山西峙峪人文化遗址中出土的石镞(箭头)表明,早在2.8万多年前的原始社会末期,人类就已经使用了弓箭。多少年来,长期生存和繁衍在新疆的各少数民族,更是和射箭结下了不解之缘。

公元5世纪的南北朝时,锡伯人的祖先鲜卑人就搭弓引箭,跃马骑射,常年出没于东北的呼伦贝尔、绰尔河、嫩江、松花江一带。

哈密塔什密勒克以东3公里处的白石山岩画,据考证为公元前的作品。画上描绘了骑马射箭的战斗场面。在此地东南12公里的山沟里,还发现了一批同时代的岩画。画面更为生动,有马上用矛击刺、射箭的,还有对准骆驼搭弓引箭的。

1959年,在和田、民丰的沙依巴克废墟的考古挖掘中,发现有质地坚实的角质弓和箭袋,据推算为公元1世纪前后的物品。《汉书·匈奴传》记载,匈奴有种响箭(鸣镝),可惊敌马。若羌也出土有汉代的弩机。这都可以说明当时西北少数民族弓箭制造术的发达。

1980年,在麦盖提县奥卡灌木丛棘中发现了一批据考证为公元16~17世纪叶尔羌汗国时期的物品。物品有27只箭簇,1只鹰嘴,1件袍子和一些铜钱。猎鹰是主人生前的得力助手。众多的箭头说明当时射箭之普遍。铜钱上镌刻的祈祷经文,为我们提供了文物当时的年代。

《福乐智慧》记载,在喀喇汗国时期,要当统帅和使者,就必须会射箭和瞄准。可见射箭在当时回鹘人心目中地位的重要。

《突厥大辞典》记载道:当狠毒的坏人遇到我时,我就用弓接连射出雨点般的飞箭,这时你再求饶也没有用处了。书中还记载了箭的造法。

众多史实证明,在新疆,射箭作为维吾尔、汉、锡伯、蒙古、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塔吉克等民族日常生活和战争的工具,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传统。

15世纪以后,随着火器的问世,弓箭逐渐被火枪所代替,射箭便作为人们喜爱的体育项目保存下来。新疆的锡伯、蒙古、哈萨克等民族中,至今还保持着传统射箭运动,特别是集居在伊犁河谷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锡伯族人民,更是精于箭技。一曲锡伯族爱唱的《箭歌》,集中表达了人们对弓箭的特殊感情和对神箭手的崇敬之情:英姿潇洒,雕翎斜挂,锡伯儿女神射,引弓千钧欲发。一声鸣镝飞去,一朵彩云落下。

锡伯族自1764年西迁新疆伊犁后,垦荒狩猎,保家卫国,弓箭成了必不可少的武器,无论佐领、防御,还是骁骑和兵勇,均深谙箭法。锡伯民众家家有弓箭,有几个男孩就有几张弓,所以不管到谁家,不用问主人家男孩有几个,一看墙上挂弓几张便已知晓。为了组织一支屯垦戍边的骨干力量,旗里要挑选百名左右善射能骑的青壮年为甲兵。被选为甲兵者,可得田百亩,以为褒奖。这一制度激发了锡伯青年习弓练武的热情。当时,无论谁家出生一个男孩,就往“喜利妈妈”(即在无文字时代用来记录这一家人口、牲畜增添等状况的长绳)上增打一个弓形结,以示喜添一名箭手。星转斗移,象征性的“喜利妈妈”,成了平安吉祥之神被供奉。每年正月初一到二月初一,香火不断,锡伯民众向“喜利妈妈”祈祷。以求保佑举家安康,祝愿男孩长大后能成为一名神箭手。

锡伯族民众的射箭方法也很独特。增强臂力的练习,多用抬石滚、擎车轴、举石担等方法。为培养拉弓用力的协调,多用压肩、吊膀等方法,然后再进行射靶训练。

各种射箭活动,最具特色的莫过于射箭比赛。每逢中秋、春节、西迁节(锡伯族1764年农历4月18日西迁来新疆这一天),各乡村相约,举行规模不等的射箭比赛。比赛双方先派出对等的人数,商定好每人射箭的支数和距离,然后射击五色环活靶(颜色从中心向外依次为红、黄、蓝、白、黑),中环数多者为胜。农闲之时,青壮年亦常自发相约,结队比赛,当地群众称此为“古斯”。这种比赛为安全着想,特用牛骨制成三眼钝响箭,射出时“呜呜”有声。靶是用五色布缠成的活套环靶,射中哪一环,环就随箭的冲力而自动脱落。

在旧时,每次比赛,鼓乐齐鸣。比赛结束,输方敲锣打鼓,吹起锡伯族特有的“飞察克”(苇笛),弹起“冬布尔”,妇女们则吹起优美的“莫克那”(一种锡伯族中弦琴,据说今已失传),把象征胜利的大红绸送到赢方,并张贴红榜,遍告四方。输方抬出大米、清油、肉等食物,送给胜方。胜方则添些食品,设宴共饮,以庆欢赛。宴席开始时,由牛录(旗)中德高望重的老人给前三名“神箭手”颁发奖品。宴席结束后,由“古最达”(最有威望的老射手)宣布下一次比赛的地点和人数。

盛世才主政新疆时期,曾以所谓“保存弓箭,图谋不规”、“反抗民国”为借口,肆意毁弓折箭,并将一些箭手投进监狱,使这项传统运动濒临绝境。

1949年以后,在各级人民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这项活动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1973年,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业余射箭队成立。1979年,国家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修建了一座射箭厅,更加推动了射箭运动的发展。箭坛名将郭梅珍、汝光、巴永善等,在国际、国内比赛中多次夺魁,为祖国和家乡人民赢得了荣誉。

刁羊


刁羊,是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共同喜爱的马上体育活动。一般多在节日和喜庆集会时进行。


刁羊活动,具有悠久的历史。大约在公元5世纪的突厥汗国时期,就已形成了这项活动。公元9—11世纪的柯尔克孜长诗《玛纳斯》中,对刁羊活动描写道:“选出草原雄鹰般的骑手,宰好一只白云般的山羊。飞驰吧,骏马奔驰,马如流星,羊被撕夺。草原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欢乐。”

清代史料中,对哈萨克族的刁羊活动也有记载。《新疆图志·礼俗志》中记述道:“开斋过年……相与刁羊之戏。刁羊者,封羊搁于地,群年少之弟飞骑拾之,赫然霍落,众人随之,以攫一脔致亲友,为吉祥喜事,受者必亦厚报之。”

刁羊活动的起源有两种传说。一种说法:相传在玛纳斯时代,英雄玛纳斯与恰克玛克人交战时,发现敌人用“海底捞月”之法,掠劫牛羊和财物;用“金钩倒挂”之术,砍杀士兵和群众;用“飞马传递”之技,抢劫妇女和儿童;用“众人堵截”之阵,掩护逃循和突围。玛纳斯看了敌人这样多战术后,也想有一套克敌制胜的本领。为了争取战斗主动权,于是,他将手下40名勇士分成两队,用1只羊羔训练破敌之法。他让两队人马互夺羊只,胜者奖。这些勇士在玛纳斯的亲自监督下,有攻有守,有抢有夺,苦练了整整40天,练就了一套破敌之法,把敌人抢走的财物又夺了回来,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从那时起,柯尔克孜族民众为了纪念战争的胜利和玛纳斯的聪明才智,就把这一活动形式作为练兵方法传承下来。以后又发展成刁羊活动,一直流传到今天。

还有一种说法:远在公元10世纪左右,柯尔克孜族人在叶尼赛河上游放牧时,狼害严重,对牲畜造成极大危害。广大牧民为了保护牲畜的安全,组织打狼队。猎人们将打倒的恶狼在马上互相传递取乐,为胜利而欢呼,又你抢我夺,发泄对狼的仇恨,直到把狼撕成碎片,方才罢休。后来,柯尔克孜族迁移到天山、昆仑山及帕米尔高原,由于环境的改变,无狼可刁,就发展成为刁小牛犊、小马驹、小羊羔。

刁羊是一种对抗性强、争夺激烈的运动。参加刁羊,不仅骑手要具有娴熟的马上功夫,并与训练有素的骏马相互配合。还要骑手具备健壮的体格、强悍的驾驭力和动作的柔韧性、灵活性。因此,参加刁羊比赛的骑手,平时十分重视马上基本功的训练。比赛时,大草原上群雄跃马扬鞭,勇猛、顽强、机智的马上表演,会使人耳目一新。

1985年,首届新疆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把刁羊设为表演项目。

近年来,为了发展这项运动,国家体委、民委把它列为民族传统体育的竞技项目,并制定了竞赛试行规则,使刁羊活动开始走向规范化。

1986年8月,在乌鲁木齐市举行的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克州的刁羊队代表新疆参加了比赛,荣获刁羊比赛的第一名。

新疆刁羊大体有三种形式。


一、哈萨克族刁羊

刁羊,分为众骑对抗和单骑对抗。众骑对抗又可分为追击刁羊和原地刁羊。众骑对抗,一般都有100~200名骑手参加。比赛开始,一位长者把一只割掉头的山羊放在选定的大草场上,先由若干组骑手在原地比武,看谁的马好,力量大。待追击刁羊的阵势摆好后,裁判长一声令下,刁羊开始。参加者骑马蜂拥而上,马快、马上功夫好者首先把羊刁起,夹在蹬带下或马鞍上夺路而逃。其他人有的穷追不舍,有的拦路堵截。有时会有数百骑手围成一团,左拥右挤,互相争夺。有时在同伴的巧妙配合下把羊刁出来,驮遁者立即接应上去把羊接过来,迅速朝目的地驶去。另一方再组织追赶抢夺,最后哪一队把羊刁到手,并不被对手追上,把羊丢到指定的毡房,哪一队就是胜利者。

单骑对抗,先把准备好的羊丢在场地上,两人从马背上拿起开始刁羊,或者羊由第三人拿起,让对方抓好,裁判员发出口令后便互相争夺,夺得者往往是力气大,技术高.与马配合好的一方。比赛中双方不得奔跑,只能在两三个篮球场大小的地方进行,采取淘汰制或循环制。婚礼刁羊,是在手鼓和鹰笛的伴奏下进行的,整个过程紧张欢乐。

刁羊,也是哈萨克族为庆祝喜事或祈求幸福的一种仪式。比赛开始,首先由主人作祈祷,参加刁羊的人在马上向主人祝福,然后主人割掉羊头,刁羊开始。所用的羊一般是2岁左右的山羊。

二、柯尔克孜族刁羊

柯尔克孜族刁羊也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单骑个人对抗赛。先由1人把准备好的羊放在预定的远处(一般是1000米),听口令出发,2名骑手同时出发,向放置羊处跑去,谁先刁得并能安全放到预定地点者,谁为胜利。

另一种是分组对抗赛。赛前自愿结组分成两队,平行立于相距30米左右处,作为终点,每队5人。然后在另外1人驮着准备好的羊只陪同下,双方共同向预定地点出发,半途每队各留下1人作为接应,其余人到达终点。当驮羊人把羊丢在地上后,双方开始争夺。先把羊抓到手的一方就向终点飞奔,另一方进行追赶,半途接应者上前接应,另一方接应者则上前阻挡,于是发生刁夺。通过激烈的抢夺,哪一方刁得羊,并最终把羊丢在对方队前者,即为胜方。负方向其赠送物品,以示友好。也有六七人为一组进行对抗的。首先在赛场附近挖1.5米左右的小坑,作为优胜者丢羊的地点。刁羊开始后,各个骑手像离弦的箭,飞速冲向羊只,进行刁夺,有的骑手如山鹰抓兔,从天而降;有的骑手似猛虎扑食,奋力争搏;有的似“海底捞月”,侧挂马背;有的是“蹬里藏身”,贴在马肚之下。最精彩的是当一骑手刁到羊夺路飞奔时,会突然将马勒住,使追赶的骑手们措手不及,向前冲去,而其则拨转马头,逃之天天。或将羊只飞快地从马上抛给另一骑手,出奇制胜。

参加刁羊既要有勇敢的精神,也要有娴熟的技术。刁得羊者为了不让羊被对方夺走,在奔跑的过程中,要看对方从马的哪一边来,就把羊放到马的另一边。如果从马鞍前上方换手有被对方抓到羊的危险时,就从鞍后或马胸前脖下换手。一旦对方抓到了羊,就把羊的一部分夹在脚蹬带下,夺羊者有时也用此法。得羊者和接应者如能配合紧密巧妙,还会把羊夹在坐骑之间跑回终点,获得胜利。

羊只投放地点,有预先规定的,也有由骑手自己选定的。如放到观众中某一妇女面前,这位妇女就要以自己的手绢、头巾或其他物品送给骑手,以示鼓励。如投放在某一家门口,这家的主人则应给骑手一只小羊以作酬劳。

刁羊的优胜者,是草原上最受人尊敬和羡慕的人,刁羊赛事结束后,草原上最有威望的“阿克沙合尔”,要把无头的羊羔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赠给获胜者。谁要能吃上这只羊羔的肉,谁就可以得到40名勇士的智慧和力量。刁羊的获胜者若是一位未婚青年,还会得到姑娘们的青睐,甚至还会得到一块绣得精巧的丝手帕。

三、塔吉克族刁羊

塔吉克族刁羊多在婚礼、割礼、古尔邦节、肉孜节等喜庆节日举行。由两队勇敢、机智、马上技巧娴熟的骑手,争夺预先放在草地上的割掉头、蹄的山羊,以夺取并送到指定地点者为胜。塔吉克族刁羊,有别于哈萨克、柯尔克孜族等民族的刁羊。刁羊是在手鼓、鹰笛伴奏下进行的,富有欢乐、活泼的气氛。当骑手把山羊刁上马背的时候,就奏起“托木拜克”曲调。当驮着山羊来回绕行时,则奏“维勒瓦来柯克”曲调。在马群密集、争夺激烈时,奏的又是“君去格尔”曲调。有节奏的音乐,激励着骑手,使刁羊场面十分壮观热烈。

塔吉克族婚礼中举行的刁羊,尤为别致。婚礼前两天,男、女双方的主要亲戚就骑马奔波,邀请亲朋好友参加婚礼。特别是要把村子里发生不幸事故的邻人请到家里,热情款待,然后把手鼓放到他们面前,请他们在即将到来的喜庆日子,为青年人祝福。如果客人们在手鼓上敲几下,即表示同意,婚礼前的娱乐活动就可以进行了。

举行婚礼这一天,在手鼓和鹰笛伴奏下,庭院里青年男、女载歌载舞,院落外面的草地上则准备着进行刁羊活动。当迎接新婚的马队回来时,活动进入高潮。二三十个小伙子骑着骏马,簇拥着同骑在一匹马上的新郎、新娘的马队向庭院走来时,人们抬着一只山羊恭候骑手。

当骑手接过山羊时,大家蜂拥而上,刁羊正式开始。围观的人群也故意扬起尘土,大呼小叫,气氛异常热烈。骑手们你争我夺,反复争夺,谁能夺得山羊并冲出包围,把山羊轻轻地放在乡亲们的面前,举行婚礼的主人就会给这位骑手披上长袍。这就是塔吉克婚礼中用长袍作奖品的仪式。

四、维吾尔族刁羊

维吾尔族的刁羊也是历史悠久。内容与哈萨克、柯尔克孜、塔吉克族等民族的刁羊大体相似。不同的是,刁夺时用的羊一般是山羊羔,宰杀后取出内脏,填进恰麻古尔(一种蔬菜)、萝卜等一类果菜,以增加羊的重量,然后缝上开口。

分享到: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