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建立

2018-03-09

       民族区域自治是指在国家的统一领导下,各少数民族聚居地方实行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1949年9月7日,周恩来在向全国政协会议代表所做的《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中正式提出:我们主张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行使民族自治的权利,希望大家能同意这个意见。1949年9月21-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北京)召开,赛福鼎•艾则孜等作为新疆省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次会议通过的具有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明确规定:“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应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按照民族聚居的人口多少和区域大小,分别建立各种民族自治机关。”从此,民族区域自治作为国家解决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在新疆得到了很好的贯彻落实。

       筹备与实施

       一、确定方针
1950年1月8日,中央人民政府第14次会议在批准《新疆省人民政府委员会目前施政方针》中明确指出:要坚决执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规定的民族政策。同年3月22日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致电新疆省,要求研究如何建立各民族自治区域的政权机关问题。在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工作被首次提到议事日程。

       1951年3月4日,中共中央《关于民族区域自治试行条例(草案)》和中共中央西北局民族事务委员会征询意见调查大纲下发后,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决定先在伊犁地区组织座谈会,讨论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有关问题。会上,一些人提出了成立维吾尔斯坦自治共和国等与民族区域自治相违背的错误主张。3月8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书记王震致电毛泽东主席,报告了新疆在讨论民族区域自治试行条例时各阶层的反映,并提出新疆分局在推行民族区域自治之前要进行以下几项工作:(1)积极培养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所需要的干部;(2)召开分局扩大会议,并吸收省人民政府委员和各厅、处中的少数民族党员干部参加,通报情况,研究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意见;(3)做好群众工作,认真宣传和执行党的民族政策。3月28日,王震又致电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并中共中央,建议4月份召开一次分局扩大会议,解决在民族政策上统一思想认识的问题。3月31日,中共中央和西北局分别复电新疆分局,同意分局4月初召开一次扩大会议,统一党内在民族政策问题上的认识。

       1951年4月13-19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扩大会议在迪化(乌鲁木齐)召开,参加会议的共有225人,其中少数民族党员干部120人,与会者学习了党的民族政策,并进行了深入讨论。大家认为,随着新疆的解放,各族人民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共同纲领》,欢迎人民解放军和汉族干部帮助的。会议还通过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对一些错误思想的根源和实质做了深刻的分析,从而统一了思想认识,同时进一步明确了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基本原则和主要内容。一致认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各族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实现民族平等、民族团结的唯一正确的道路。这次会议从思想上保证了在新疆开展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工作的顺利进行。

       1952年8月8日,中央人民政府正式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对民族区域自治的基本内容和一系列原则做了明确的规定。党中央和中共中央西北局还及时指示新疆分局,要求把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筹备工作作为一项主要工作来抓,同时确定了“慎重稳进、积极准备、逐步推进”的方针,并决定在土改工作完成后全面推行民族区域自治。

       1953年6月8日,新疆分局第一书记王恩茂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扩大会议上做了题为《关于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问题》的讲话,他进一步要求:“在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时,必须明确以下两点:第一,新疆是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新疆省内其他民族的自治区,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时亦是新疆自治区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民族平等的政策,对全国各民族是一视同仁的,并没有彼此之分,薄厚之别。”

       二、调查研究

       1950年3月22日,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致电新疆省,要求调查研究新疆各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和阶级、历史等情况,以及各民族间的关系等。随之,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成立了调查研究室,对新疆各民族的阶级关系、社会经济、人口分布等情况进行调查,并发出通知,要求全省各地认真做好这一工作。1950年3月间,新疆分局第二书记徐立清带领新疆分局宣传部和研究室的十几名工作人员到伊犁地区的巩哈县(今尼勒克县)和伊宁县进行了牧区和农村的社会调查。1951年夏到1952年夏,由新疆分局宣传部部长兼研究室主任邓立群率领宣传部、研究室干部8人在南疆12个县的13个典型村进行了调查。这次的调查报告,于1953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名为《南疆农村社会》。

       三、创造条件

       (一)宣传教育
       1952年9月,开始在全疆各族干部中组织学习中央有关民族区域自治的文件。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四书记赛福鼎•艾则孜向省级机关做了《关于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报告》,并提出了三条原则:(1)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不是为了搞民族分裂或民族独立,而是为了进一步巩固民族团结;(2)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以各民族聚居地区为基础的,其目的是根据民族特点、地区特点,发展各民族的经济,然后求得文化和其他方面的发展;(3)必须无情地反对大民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这次报告进一步推动了全疆学习宣传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活动。1952年12月7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对《西北民族区域自治实施计划》的批复中指示新疆分局,当前应积极抓好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各项准备工作,特别是抓好干部的理论和政策学习以做好思想准备。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西北局的指示,新疆省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积极开展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宣传教育工作,并召开有关的座谈会,编印了大量维吾尔、哈萨克、蒙古、汉、锡伯、俄罗斯等民族文字的民族政策学习资料,还通过广播报刊等形式向群众开展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宣传工作。

       (二)培养干部
       新中国成立初期,新疆仅有少数民族干部约3900名,远不能满足实际工作的需要。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发了《培养少数民族干部试行方案》,明确提出了要普遍而大量地培养各少数民族干部的工作方针。根据这一方针和新疆的实际需要,中共中央新疆分局一方面选送一批少数民族人员到内地民族学院学习培训,一方面积极开办各级民族干部学校和民族干部培训班,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1953年6—9月,新疆分局在省干校开办了民族区域自治干部培训部,先后对各地选派的296名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回、蒙古、塔吉克、锡伯、达斡尔、满等民族的在职干部和部分积极分子及爱国民主人士进行了培训。新疆分局领导赛福鼎•艾则孜等还分别向学员讲授了中国民族问题、民族区域自治等课程。同时,还特别注重在减租反霸、镇压反革命和抗美援朝运动中发现、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到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时,全疆已培养了4.6万名少数民族干部,为在新疆全面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提供了组织保证。

       四、实施步骤

       (一)成立专门机构
1952年8月召开的新疆省第一届第二次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的决议》,对新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筹备工作进行了安排,并正式成立了新疆省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任命省主席包尔汉为主任委员,高锦纯、赛福鼎•艾则孜、安尼瓦尔•贾库林为副主任委员,有40名各族代表组成的筹委会,由省政府秘书长阿不都拉•扎克洛夫兼任筹委会秘书长负责筹委会的日常工作。筹委会设置了秘书、宣传、财务等处室,编制11    人。由筹委会统一领导全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工作。

      (二)加强领导
      1953年4月2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召开常委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对新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工作的指示。中央对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计划(草案)除基本同意外,还提出了要注意以下几点:(1)新疆有13个民族,其中又以维吾尔族为主,因此,在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过程中或实现民族区域自治以后,维吾尔族必须主动照顾其他兄弟民族。同时,由于哈萨克自治区内也有13个民族成分,因此,哈萨克族也要照顾该自治区范围内的其他少数民族。这样,才能有利于民族团结。(2)必须贯彻“慎重稳进”的方针。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准备时间还可以长一点,以便做好工作,进一步加强各民族的团结。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时,不仅要照顾目前的聚居情况,而且必须照顾将来的发展条件,以利于各民族在经济上、文化上的发展。(3)新疆的名称不改,行政地位相当于省级,属中央领导。伊犁划入哈萨克族自治区内。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步骤应改“自下而上”为“由小到大”更为明确。为照顾柯尔克孜族将来的发展,应在该民族自治区附近适当划给一部分农业区。同年4月13日,中共中央对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又作出重要指示:(1)在新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是一项极为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加强党的领导。为把准备工作做好,可在土地改革基本结束以后,先从维吾尔族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聚居区进行,在此基础上再筹建全省范围内的民族区域自治。(2)在推行民族区域自治和进行民族政策宣传教育中,必须强调爱国主义教育,这在新疆有更为重大的实际意义。(3)维吾尔族在新疆如同汉族在全国一样,是主体民族。因此维吾尔族要如同汉族在全国范围内团结、帮助、照顾各少数民族一样,来团结、帮助、照顾新疆境内的其他少数民族。在推行民族区域自治过程中,既要注意到以少数民族聚居区为主,又要照顾各民族自治区经济、政治发展的需要,不仅自觉地使各少数民族人民在经济上享有平等权利,而且要使他们从事实上真正体验到维吾尔族对自己的帮助和照顾。只有这样,才能通过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更进一步加强和发展新疆各民族人民的团结合作。

      同年6月1-9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召开扩大会议,通过了包尔汉•沙赫德拉做的《关于新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工作计划》的报告以及《新疆省民族区域自治实施计划(草案)》。该《计划》(草案)提出,新疆除建立全省的以维吾尔族为主的自治区外,还要建立其他民族自治地方的有行署级1个、专署级4个、县级6个,以及区、乡级的若干个。

      (三)进行试点
      1953年8月,由省人民政府干部学校民族区域自治干部培训部结业的284名学员,被分编为三个工作团,分赴鄯善县东巴扎乡、霍城县伊车嘎善乡和乌苏县四棵树乡分别进行试点。他们先后建立了相当于乡的鄯善县东巴扎回族自治区、霍城县伊车嘎善锡伯族自治区和相当于区级的乌苏县吉尔格勒特郭楞蒙古自治区。试点时间最短的有50多天,最长的有70多天。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在全省有建立民族区域自治地方任务的地区,普遍开始推行先乡、区级,后县级,再专署级和行署级的自治机关建立工作。

      (四)全面推行
      1953年11月20日,新疆省人民政府举行第19次委员会议暨111次行政联席会议,讨论通过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4个条例和在全省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实施安排。12月1日,省人民政府正式公布了《新疆省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条例》、《新疆省相当于行署及行署以下各级民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组织条例》、《新疆省相当区一级民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组织条例》、《新疆省相当于乡一级民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组织条例》。同时,还发出了《关于建立相当于区、乡级自治区第二期工作安排》。1953年12月22日,政务院批复同意《新疆省人民政府关于新疆民族区域自治实施计划》和新疆省人民政府《关于新疆省民族区域自治实施办法》。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实施计划,按照自下而上、由小到大、逐级推行的办法,推行民族区域自治工作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全疆全面展开。实施工作分五步进行:第一步,建立相当于区、乡级的民族自治区;第二步,建立县级民族自治区;第三步,建立专署级的民族自治区;第四步,建立相当于行署级的民族自治区;第五步,建立省级民族自治区。

      1954年,全疆建立了相当于行署级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区1个,相当于专署级的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区共4个,相当于县级的自治区有焉耆回族自治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区、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区、木垒哈萨克自治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区、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区共6个;同时,还建立了相当于区级的乌苏县吉尔格勒特郭楞蒙古族自治区、伊宁县愉群翁回族自治区、和硕县乌什塔拉回族自治区、特克斯县库克铁勒克柯尔克孜自治区、昭苏县察汗乌苏蒙古自治区、塔城县瓜尔本舍尔达斡尔自治区、额敏县额玛勒郭楞蒙古自治区共7个,相当于乡级的自治区有霍城县伊车嘎善锡伯族自治区、昭苏县群木扎尔特英额艾热克柯尔克孜族自治区、鄯善县东巴扎回族自治区、莎车县孜热甫夏提塔吉克族自治区、叶城县阿扎提阿巴提塔吉克族自治区、皮山县诺吾阿巴提塔吉克族自治区、特克斯县塔温布勒克蒙古族自治区、特克斯县霍吉尔特蒙古族自治区和阿勒泰县康布铁堡蒙古族自治区共9个。

      五、规范调整

      (一)规范名称
      在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初始阶段,我国将自治地方一律统称为自治区,并分为省级、行署级、专署级、县级、区级和乡级等六级。1954年7月23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转发了中共中央统战部《关于县以下民族自治地方暂缓建立和改变等问题的指示》,确定“全国各民族自治机关的行政地位为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三级。因此,尚未建立的县以下的民族自治区应不再建立,已经建立的民族自治区将来应改为民族乡”。1954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并对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进一步做了较全面的规定。这部宪法明确规定我国的自治地方是自治区、自治州和自治县。同时,根据国务院的要求:县属区、乡两级民族自治区,凡符合建立自治县条件的改建为自治县,其余的一律改建为民族乡。依照《宪法》的规定和中央的指示,新疆就存在着对已建立的自治地方进行规范和调整的任务。1955年2月,新疆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统一规定本省原相当于县暨县以上各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机关名称的命令》,将相当于行署和专区级的民族自治区改为自治州,相当于县级的民族自治区改为自治县,县所属区、乡民族自治区改为民族乡。原行署、专区级、县级和区、乡级民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依次改为自治州人民委员会、自治县人民委员会及民族乡人民委员会。原行署、专区级和县级民族自治区的主席和副主席职名改称为州长、副州长、县长、副县长。根据这一命令,新疆对已建立的27个民族自治地方,包括9个乡级、7个区级、6个县级、4个专署级和1个行署级的行政名称统一进行了规范。

      (二)区划调整
      在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过程中,不仅考虑到了民族聚居的特点及民族分布的情况,同时还从有利于各民族共同繁荣的长远利益出发,在区划上又做了适当的照顾和调整。1954年7月15日,昌吉回族自治州成立时,辖有昌吉、米泉、乌鲁木齐三县。1958年5月,国务院批准撤销乌鲁木齐专区,将其原辖的奇台、阜康、玛纳斯、呼图壁、吉木萨尔和木垒哈萨克自治县等6个县划归昌吉回族自治州领导。1959年10月6日,经国务院批准,将昌吉回族自治州所辖的乌鲁木齐县划归乌鲁木齐市领导;在筹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时,一开始就确定其为行署级,下辖伊犁、塔城、阿勒泰三个地区,并还曾代管过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在20世纪50年代,新疆蒙古族仅有5万多人口,但考虑到其聚居特点和历史情况,除建立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外,还建立了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为了进一步促进自治地方的尽快发展,1960年11    月12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焉耆专区,将其所辖的库尔勒、尉犁、轮台、且末、若羌5个县并入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自治州机关驻地也由焉耆县迁往库尔勒县。

      1970年11月20日,国务院批准设置博湖县,将和硕县的跃进、光明两个公社及焉耆县的五号渠公社的三个队划归该县。博湖县受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领导。

      1958年起全区的民族乡与其他乡一样为人民公社所替代。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和国家把恢复、建立民族乡提上了议程。1983年12月,国务院发出《关于建立民族乡问题的通知》。1984年1月,自治区人民政府转发了这一通知。同年3月,自治区党委和自治区人民政府联合发出《关于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截至1990年底,自治区共恢复和新建了包括哈萨克、回、柯尔克孜、蒙古、塔吉克、锡伯、乌孜别克、达斡尔、塔塔尔等9个民族成分的43个民族乡。

      六、名称确定

      在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酝酿过程中,新疆各族人民对建立自治区的基本认识是一致的,但对省级自治区的名称问题有三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主张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另一种意见主张用“新疆自治区”;第三种意见主张用“维吾尔斯坦”。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对自治区的名称问题采取了比较慎重的态度。此事同时也引起了中共中央的重视。1954年11月13日,党中央致电新疆分局:此事请分局在党内外更大范围内征求意见后再报中央决定。新疆分局、新疆省人民政府在组织各族干部群众经过多次讨论后认为:

      一是对于用“维吾尔斯坦”一词来取代“新疆”一词的主张。新疆分局组织有关人员对此进行了讨论,并广泛征求了各族各界人士的意见,认为历史上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在新疆搞过建立“东突厥斯坦”的活动。同时,在国际上,有些独立的国家名称也使用“斯坦”,如“巴基斯坦”等。这样,如用“维吾尔斯坦”,既易同历史上出现的“东突厥斯坦”混同,又有被人误解为独立国家的可能。再者“斯坦”一词不能确切反映新疆的情况,新疆是多民族地区,仅仅说“维吾尔斯坦”,不利于民族团结。同时“斯坦”一词也不符合中国人的语言习惯,会使广大群众不易理解。

      二是对于“新疆”这一地理名称的使用问题。经研究认为,“新疆”一词的正式使用源自1884年新疆建省。左宗棠在给清政府的奏折中就新疆建省后的名称问题提出:“他族逼处,故土新归”,主张建省后叫“新疆”。意思是新疆地区自汉唐以来就是我国的领土,现在又失而复得,含有收复失地的纪念意义。所以“新疆”一词尽管是过去统治阶级开始使用的,但无贬意。现在对它赋予“社会主义新的土地”的含义也很好。事实上,“新疆”一词作为地理名称已为中外熟知接受,继续使用有利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当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新疆省政府通过多种形式,将“维吾尔斯坦”和“新疆”这两个名称的来龙去脉和取舍理由向各族群众解说清楚后,继续使用“新疆”这一名称的主张得到了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新疆各民族群众的赞同。

      三是关于自治区的名称是叫“新疆自治区”还是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问题。新疆分局和新疆省人民政府在组织各族干部群众经过多次讨论后认为,已经建立的自治州、自治县都同时标明了地名和民族名称。维吾尔族是新疆人口数最多的一个民族,建立省一级的民族自治区,应当冠以维吾尔族的族称,这完全符合《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中关于确定民族自治地方名称的原则。称“新疆自治区”虽有利于维吾尔族团结其他各民族,但没有表明是哪个民族在实行自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这一名称,有利于维吾尔族树立团结其他民族共同建设新疆的责任感。1955年2月28日,新疆分局致电中央郑重建议:“关于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名称是‘新疆自治区’还是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问题,经过长时间的酝酿,维吾尔族的高级干部,除赛福鼎•艾则孜、包尔汉•沙赫德拉表示由中央如何决定即如何执行外,其余都要求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业已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其他民族的高级干部,因本民族自治地方的名称,都是地名加上本民族的名称,所以对新疆实行以维吾尔族为主的民族区域自治,绝大多数亦同意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分局委员中的汉族干部,根据党的民族政策和新疆的实际情况反复考虑,绝大多数认为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为好。”4月16日,中央复电新疆分局:“2月28日电悉。关于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名称问题,中央同意你们所提意见称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1957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曾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名称问题有过明确论述:“我们采取的是适合我国情况的有利于民族合作的民族区域制度。我们不去强调民族分立。现在若要强调民族可以分立,帝国主义就正好来利用。即使它不会成功,也会增加各民族合作中的麻烦。例如新疆,在解放前,有些反动分子进行东土耳其斯坦之类的分裂活动,就是被帝国主义利用了的。有鉴于此,在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时,我们没有赞成采用维吾尔斯坦这个名称。新疆不仅有维吾尔一个民族,还有其他12个民族,也不能把13个民族搞成13个斯坦。党和政府最后确定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的同志也同意。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帽子’还是戴的维吾尔族,因为维吾尔族在新疆是主体民族,占70%以上,其他民族也共同戴这个帽子。”这里“有一个民族合作的意思在里面”。
 

      自治区的建立

      从1953年起至1954年底,新疆先后成立了9个乡级自治区、7个区级自治区、6个县级自治区和5个专署或行署级自治区。至此,新疆维吾尔族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聚居区的自治地方建立工作已经完成,成立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省级自治区的条件已趋成熟。1955年1月20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发出了《关于成立省级自治区的指示》,并正式开始了成立省级自治区的各项准备工作。为把成立自治区的工作准备得更好,新疆分局决定将原计划于1955年5月1日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方案改为10月成立。经过几个月的紧张筹备,1955年8月2日,新疆省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了第18次扩大会议,决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即将在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成立。1955年9月1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了由周恩来总理提交的《关于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撤销新疆省建制的决议》。

      1955年9月20-30日,新疆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乌鲁木齐市隆重召开。代表们一致拥护建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会通过了《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代表董必武同志指示的决议》、《关于拥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关于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撤销新疆省建制的决议)的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委员会的组织条例》等文件。大会选举赛福鼎•艾则孜(维吾尔族)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高锦纯、伊敏诺夫(维吾尔族)、帕提汗•苏古尔巴也夫(哈萨克族)为副主席,阿不都热依木•艾沙等37人为委员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委员中维吾尔族为19人,汉族为8人,哈萨克族为5人,塔塔尔族为2人,回、蒙古、柯尔克孜、锡伯、乌孜别克、塔吉克、达斡尔等民族各1人。同时选举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和7个地区的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大会通过了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的致敬电文。9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的重要意义”社论。10月1日,各族各界群众6万余人在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举行了盛大集会,宣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大会由乌鲁木齐市市长任戈白主持,由赛福鼎•艾则孜致词并宣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中央代表团团长董必武代表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向新疆各族人民致以热烈的祝贺。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嘉庚也发表了讲话。全国政协副主席包尔汉,沙赫德拉、国家民委副主任刘春以及内蒙古、广西、吉林、云南、贵州、四川、青海、甘肃、陕西、西藏等省(区)的代表出席了大会。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及自治区其他领导武开章、陶峙岳、张希钦、伊敏诺夫、帕提汗•苏古尔巴也夫、吕剑人、辛兰亭等也出席了大会。10月3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共七届六中全委扩大会议期间,专门向赛福鼎•艾则孜握手说:“祝贺你们成立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至此,新疆的12个世居少数民族,除俄罗斯、满等民族由于人口较少和聚居分散,不适宜建立自治地方外,其他少数民族都建立了自治地方或民族乡。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各少数民族总人口,占当时新疆总人口的80%以上。

分享到: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