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石器时代主要遗址

2017-08-22

在距今约四、五千年时,在新疆一些古代遗址中,除发现有大量细石器外,同时发现有磨制石器和陶器。磨制石器和陶器的出现,是新疆石器时代进入新石器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一时期的主要遗址有:

一、吐鲁番阿斯塔那新石器时代遗址

位于吐鲁番县城东南约37公里的阿斯塔那村西北的戈壁滩上。遗址的北西两面环有一条干河床,河床以西为沙丘,在南北700~800米,东西约1000米的范围内,在地表采集的石器遗物约760件,与粗砂陶共存。石料分为硅质岩、燧石、玛瑙等。但以硅质板岩最多。石器中有打制石片石器及细石器。

(一)打制石器

这类石器占比重最大。
1.石片刮削器:主要为弧形凸刃刮削器,但大部分形状不规则,其次是直刃刮削器。
2.修整石片及石叶:用长石片进行修整,背部厚,刃部略加修整呈刀形,可能作为刮割器使用。原称为石片刮削器。
3.尖状器:用略呈三角形石片修整出尖,作为尖状器使用。
4.斜歪尖尖状器:用略呈不规则三角形石片,加工出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尖端,此类器可作锥刺、钻穿之用。
5.锛形器:用梯形石片加工出一个刃部,其形略呈锛形。
6.石核刮削器:一般将石核片一边自两面交互打击出一个刃部,作为刮削器使用。
7.石核尖状器:一般用长石核或砾石修成锥体,加工出一个刃尖。或者用体形不规则的石核加工出一个凸出的尖。
8.石核砍砸器或龟背状砍砸器:一般呈半球体或扁圆体,周边或大部边缘修整,而将较薄一面作砍砸刃部使用。

(二)细石器

1.石核:体形均比较小,石核呈圆锥形或柱状形,最大的长5.5厘米、直径3.4厘米,最小的也只有长2厘米、直径0.7厘米,这种小石核的剥片方法是通过间接法压剥获取细石叶。
2.石核石片刮削器和尖状器:是用沿石核体垂直打剥下厚石核石片,再修整成器,有刮削器和尖状器。
3.细石叶刮削器:一般将细石叶的两边向一面加工修琢作切割器使用,刃部有明显的第二步加工痕迹,边缘有压剥法压剥,有的边缘全部或部分修琢。可能作为复合工具使用。
4.压剥法制成的石器:一般在石片边缘向背面或两面压剥,使边缘形成一个薄的边刃。大部分是不定型的刮割器,有呈圆形、半圆形、刀形、舌形、双或单刃刀形刮割器。另外还发现部分两面交错压制刃口呈锯齿状的锯齿刃刮削器等。
5.通体压制细石器:制作比较精细,器形也较定型,有部分石镞可分为:折肩式、柳叶形、三角带铤式、阔刃式略呈桂叶形,还有几件体形略大可能作为矛使用。另外,还有一些刮削器制作精细,有弓形和半月形,有一件制作细致规整略呈刀形。还有长圆形刮削器。另外,还有一件弧背舌形尖刃。
6.琢制石器:数量不多,一般器形很大,有磨盘、石球等。
7.穿孔砾石坠:用砂岩小砾石两面对钻成小孔,可能作为装饰品使用。

(三)陶器

在这个遗址区没有发现完整的陶器,数量与石器相比不多。根据所采集的陶片观察全为砂质陶,多数为夹砂红陶,灰陶数量较少,一般器形为筒形杯、钵、壶、平底碗、碟等,略大器形可能为缸、瓮之类。另外,还发现一些彩陶片。在这个地区还采集到一些兽骨、人头骨碎片,其中有些已开始石化。
在阿斯塔那遗址中,发现的压剥法制成的细石器中有一类呈锯齿刃的刮削器,十分突出,其形状似可作切割用的镰刀,也可称为镰形器。另通体压制细石器中的镞和矛,其形状中有柳叶形和桂叶形石镞和矛,也非常具有特点,成为这类遗址中典型细石器器形。
此遗址1961年12月20日公布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罗布泊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

位于罗布泊地区,涉及地域范围很大,细石器比较集中的地点是孔雀河进入罗布淖尔的三角洲地带、孔雀河下游小河附近,以及楼兰、海头古城附近。时代:推测为新石器时代中、晚期。

本世纪初以来,在对罗布泊地区的历次考察中,均发现有一定数量的细石器。1900~1901年,瑞典人斯文赫定在该地采集到细石核和小石片各一件;1930~1934年,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霍诺尔、陈宗器、贝格曼等人,在罗布淖尔西北、孔雀河下游等处,约八、九个地点都采集到细石器;20世纪初,斯坦因在罗布淖尔西北,包括楼兰故城及东北的三个地点,采集到小石叶、石镞;20世纪30年代,黄文弼在土垠西北、库鲁克山南麓、孔雀河北岸及河谷地带曾发现几处细石器地点,1979~1989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多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进行考察,发现数处细石器地点。

罗布泊地区的细石器制作技术,有打制的和压制的。主要有圆锥形石核、楔形石核、圆柱状石核、半柱状石核,细石叶石器、石片石器、刮削器、尖状器、锥钻、石镞等。以通体加工的桂叶形镞或矛,最具特征。石片石器多有第二步加工,大型打制石器较少,加工较粗糙。主要是斧、刀等。另外还有一定数量的磨制石器,如石斧、玉斧、石磨盘、石杵、砺石等,但有的只是局部磨制。在一些石器点还偶见手制的素面夹砂红褐陶片。

(一)细石器

1.石核分三类
圆锥形石核,从石核周缘以间接法剥片,核体周身留有窄长条疤痕,高约5.3~8厘米,直径2~3.65厘米。
柱状石核,剥片法同圆锥形石核,只是在剥片过程中调整了台面,开始由一端剥片,台面用到一定程度,不宜继续剥片时,将下端截去,产生一个新的台面进行剥片,因此,石核形成一端粗一端细高,高约6.75~8厘米,直径2.6~6厘米。
半柱状石核,剥片方法同柱状石核,只是石核是半柱状,两端剥片,高约4厘米,直径2.5厘米。
2.石核石片、呈椭圆形或不规则形,石片较厚,石片背面有打击的石片疤痕,在石片边缘有修整痕迹,长的4.7厘米,直径2.5~2.75厘米。
3.修整细石叶,一般为单或双脊,断面呈梯和三角形,细石叶中有截去一端或两端,一般在一侧或两侧边缘有修整和使用痕迹。这种细石器可能作为复合工具来使用,长约2.7厘米,宽0.5~0.6厘米,厚0.15厘米。
4.不规则细石叶,一般为单、双脊或多脊,高约4厘米,宽0.6~0.9厘米,厚0.2厘米。
5.琢边细石叶,一般为长条形单脊或双脊,两侧边缘有向背面修整和使用痕迹,长约5~5.8厘米,宽0.6~1.3厘米,厚0.2~0.5厘米。
6.屋脊形石片,这类脊状石片,均为从石核体上剥下的第一片石片,断面一般呈三角形,这里的脊状石片两侧边刃均锋利,长约4.2厘米,宽1厘米,厚0.5~0.7厘米,原称为琢背小刀。
7.桂叶形尖状器,一般均以长条形石片,在石片两侧边两面通体或刃缘压琢修整呈桂叶形尖状器,一般为两端尖状或一端尖状或一端平底。
8.柳叶形投枪头,一般均呈柳叶形,断石呈梭形或菱形,沿两边缘向腹部中线两面加工,或器身略呈柳叶形,扁平修长,尾部略圆厚,通体修整。长6~8.6厘米,宽1.3~2.1厘米,厚0.5~0.9厘米,原称为石镞。
9.三角凹底石镞,镞身两面有隆脊,尾部呈凹弧状和略凹状,有的镞身两侧边缘压制出细密的锯齿,长约2.9厘米,两翼宽1.1厘米,厚0.4厘米。
10.三角形平底石镞,三角形两个长边向两侧腹部修整,断面呈梭形,底部基本为平底。
11.带柄石镞,镞身平面呈三角形,通体修整,尖部略残,镞身中间部分略隆脊,有短柄,长约3.7厘米。两翼宽1.9厘米,厚0.6厘米。
12.尖状器或石钻,将石片一端修整出一个尖端,断面呈三角形,尖端有修整痕迹,可能作为尖状器或石钻使用,长约5.35厘米,宽约2.5厘米,厚1.5厘米。
13.石钻,将椭圆形小石片,沿两面侧缘向腹部修整,一端为圆形,另一端为尖形,器身较扁,作为锥钻使用。长约3厘米,宽约1.5厘米,厚0.5厘米。
14.舌形器,将长方形石片,沿周缘两面加工修整,呈扁平,一端圆形,另一端为平底,可能作为刮割使用。长约3.5厘米,宽约2.3厘米,厚0.4厘米。
15.两面加工投枪头,器身圆实,中部略平展,通体修琢精细,两边缘精细修琢呈小齿状,尾部具有铤的雏形。长约7.9厘米,宽约2.3厘米,厚约0.5厘米,原称为石镞。
16.凹底投枪头,器身略呈桂叶形,通体修整,两侧刃锐利,尾部呈凹形,长约5.5厘米,宽约1.7厘米,厚约0.6厘米。

(二)磨制石器

1.双刃斧,剖面呈椭圆形,一端为宽刃,一端为窄刃,均为磨制。高约3.3厘米,宽约3.65厘米,厚1厘米。
2.直刃斧,一般呈长方形和梯形,均为直刃,一般为琢打相兼,而后进行刃部的局部磨制,作为砍伐工具使用。高约4.5厘米~5.35厘米,宽约3.5~4厘米,厚1~1.15厘米。
3.弧刃斧,一般呈略宽长方形,均为弧刃,一般为琢打相兼,而后进行刃部或通体磨制,有的上端打琢成略窄,可能为便于按柄而制,这类斧均较厚,可能作为砍伐或作劈裂加工木材工具。高约5.65~7.65厘米,宽约3~7厘米,厚约1~1.83厘米。
4.直刃锛,上端呈弧刃,刃局部两面磨制成直刃,上端有打琢痕迹。高约5.75厘米,宽约3.5厘米,厚1厘米。
5.弧刃锛,略同直刃锛,但刃部为弧形,上端也呈弧状,为通体和刃局部磨制。高约7.5~12.85厘米,宽约4~8厘米,厚1.45~1.5厘米。
6.梯形石器,呈长方形厚石块,上下端有打击痕迹,可能为石斧的粗坯或作为敲砸器。高约9.8厘米,宽约8厘米,厚4厘米。
7.网坠,一般用砾石和长条形石制成,砾石中部琢磨一周成凹槽,另一种为长条形,两端带凹槽。高约6.35~9厘米,宽约2厘米,厚0.8厘米。另1件直径约5.5厘米。
8.石杵,均为长圆形砾石制作,一般为一端细,另一端粗,这类器物可能作为研磨器使用,高约8~18.85厘米,宽约1.2~6.5厘米,有一件直径约5厘米。
9.带柄研磨器,用长条形砾石一端琢磨成略细的柄。另一端呈凹形作为研磨之用,器身略扁,高约43.3厘米,宽约11.7厘米。
10.磨盘,已残、呈马鞍形,作为研磨粮食之用,残长30厘米、宽约18厘米。
11.砺石,一般用长条形砾石制成,分圆头和方头,上端均有一个圆孔为佩戴于身上使用。
根据罗布泊地区细石器及磨制石器分析,当地居民以狩猎采集为主,渔猎亦占一定地位,后期出现农业。

三、喀什乌帕尔霍加阔那勒遗址

1983年在喀什地区疏附县乌帕尔乡考古调查中发现。遗址位于乌帕尔乡西南喀让古亚尔冲沟东岸,东经75°31'32",北纬39°16'31",海拔高度约1450米,处于塔什吉勒尕河南第二阶梯上,遗址附近有树和一泉眼,遗址呈一近圆形由细沙堆积而成的土墩。面积约300平方米,表层是一薄层盐壳,遗址区杂草丛生。
在遗址区采集遗物,主要是细石器,遗物丰富,有楔形石核,石叶尖状器,尖端细石叶,有舌形圆头刮剥器,两端刮剥器,都具有中石器时代石器的特点,遗址中发现的石刀都为打制和剥制而成,多见细石叶和加工细石叶,遗址中不见石镞和磨制石器,见有陶片,但都为夹砂粗红陶片,很破碎,看不出器形。其石器器物有:

1.石核,可分四类
楔形石核,台面呈椭圆形斜台面,石核通体修整,底端呈弧形。
半锥状石核,石核首先修理出一个台面,而后加工成锥状粗坯,由台面一边缘或两边缘连续剥片。
半柱状石核,石核台面均修整,加工成柱状粗坯,其一面基本修成平面,有一端或两端剥片。
柱状石核,石核的粗坯为圆柱状,由两端周缘交替剥片,因两端剥片不均,有的形成两端粗细不一样,个别石核原称为半柱状石核。
2.细石叶及小石片:用间接打击法剥落的细石叶或小石片,有的为上端或下端,也有的截去两端只剩中端,多为单或双脊,个别为多脊,部分边缘有进一步加工或使用痕迹,可能作为复合工具使用。齿状细石叶,用间接打击法剥落的细石叶,由于使用或略加工,一边呈齿状刃。
3.修整细石叶或细石叶尖状器:一般均为细石叶下端,断面呈三角形或梯形,一般为单脊,在尖端部分略进行修整,也可能作为尖状器使用。尖状器,一般采用直接打击法,在石片上,打出一个尖端,有的边缘略有修整痕迹,加工均粗糙简单。
4.刮削器:一般均用石片进行加工各类刮削器,由劈裂面向背面或两面交替加工制成,一般有两端刮削器,舌形刮削器,石片刮削器,细石叶刮削器和石核石片刮削器等。两端刮削器,这类刮削器也有称为斧形器,在石片两端加工出宽弧刃状。单刮削器,同上述一样,只是在石片一端简单加工出刃。
5.刮割器,用略呈刃形石片,打击压剥一个长边刃、呈刀形,可作为刮割使用,也称石刀。
6.棱柱形器,器形棱柱形,器两端均有碰击痕迹,可能作为中介物使用。
7.修整石片:一般均为不规则形,用直接打击法打落下来的石核石片或石片,有的一边缘或多边缘略有修整痕迹。

四、若羌喀拉墩遗址

位于阿尔金山腹地祁曼塔格乡境内,距野牛泉遗址东200公里处,海拔4530米,遗址面积约12000平方米,在地表采集石器,石料为燧石、水晶、硅质岩、凝灰岩。石器主要有石核,石片石器、细石叶。
1.石核,均为楔形石核,台面略呈椭圆形,核身均有剥去石片的疤痕,但也留有自然面。
2.修整石片和细石叶,修整石片,为燧石、灰色硅质岩,一般为单和双脊,略有从劈裂面向背面修整痕迹。细石叶,为水晶石,一般长条形单脊,断面为三角形和梯形,使用和修整痕迹不太明显。
3.圆头刮削器,一般为燧石、水晶,呈半圆形和不规则形,均由劈裂面向背面加工修整。
4.屋脊形石片,灰色硅质岩。单脊,断面呈三角形,形如鸡冠状,是剥落於扁体形石核的第一片细石叶,可作穿刺用。
在这个地区曾采集到细石器样本有石核、细石镞、细石叶,总体看制作比较简单粗糙,石器加工主要是由劈裂面向背面,遗址区海拔相当高,从石器类型推断,反映的是一种狩猎为主的生活方式。
五、木垒河东细石器遗址
位于天山北麓,木垒哈萨克自治区县城南郊木垒河东岸草地上,北距县城约500米。1959年8月首次发现。遗址分布在南北约200米,东西约50米范围内,采集品主要是细石器和少量的陶片,石器以细石器为主,很大部分为细石叶,石质为燧石、石英岩、玛瑙、石英等。其石器器形有:

1.打制石器
锛,1件,已残,从石片一面打制出刃,刃宽于肩,一侧面保留有自然面,断面呈梯形。
刮割器,3件。沿石片的一边或两边部分琢出刃口,3件大小相差不多。
2.细石器
刮削器,4件。边缘部分压修成一个弧刃或直刃,个别刃部为两面交互压成。
三角形凹底镞,1件,灰白色石英,通体压修精致,长2.2厘米、底部残宽1.4厘米、厚0.3厘米。
小镞,1件。白色石英,通体压修精致,一面近平,另一面中间微凸,尖端锐利,呈叶形应属镞类。
石片,59件。有长条形石片42件,一般长0.3~2.5厘米、宽0.48~1.4厘米、厚0.1~0.4厘米。大部分都经截断,石料多为燧石,其中边刃经第二步加工修整的20件;留有加工痕迹,形体不规则的小石片17件,其中10件具有第二步加工和使用痕迹,石核,1件。柱状,残长4.1厘米、宽1厘米。
遗址中细石器和打制的较大型石器共存,打制石器中,除割刮器外,刃口基本未经加磨,细石器中最有特点是三角形凹底镞,这类凹底石镞,可以看做是木垒地区细石器中具有特点的一种器形,从石器形制看,显示出复合工具很发达,在遗址范围内,还见到了十分粗糙的夹砂红灰陶片及细砂质灰陶片,数量很少,不见磨制石器。1962年7月11日公布为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六、木垒伊尔卡巴细石器遗址

位于木垒县城北约40公里,喀拉库木沙漠边缘。在遗址上三个点(一号、三号、四号)采集到石器、陶器残片,见有彩陶片。1985年5月在文物调查中发现。主要文物有:

(一)石制品

1.石核:分二式
Ⅰ式:半锥形细石核,1件,台面经过修整,核体一面留有窄长条疤痕,另一面是长条形片疤,尾端由于剥片力的反作用,崩去一小块石片。核体仅为圆锥形细石核的一半,核体留下的条形片疤是劈裂的阴面。高35毫米、宽17毫米、厚8毫米。
Ⅱ式:废石核,1件,利用石块不同方向的二个平面作台面,进行修整剥片。由于石料关系,核体周身除自然面外,留下的是不规则的疤痕而被废弃。高76毫米、宽51毫米、厚40毫米。
2.细石叶:分为二式
Ⅰ式:长条形细石叶,全部为断头少尾的残段,从有台面的细石叶观察,台面细小,半锥体打击泡圆凸,有尾端的细石叶多向内弯,横断面一般呈三角形或梯形,有的保留一些使用的痕迹,残长30毫米、宽4~8毫米、厚1~2毫米。
Ⅱ式:加工细石叶,多利用细石叶上段、上中段进行加工。一件为细石叶上段,较直,背面留有两道纵脊,一侧下部由背面向劈裂面加工出一道斜刃,上部向背面加工一个凹口,另一侧下部向劈裂面加工一个凹口。长26毫米、宽7毫米、厚1.5毫米。另一件横断面呈梯形,一侧缘两面加工出一道直刃,另一侧缘向背面接口出锯齿状刃口,刃部光滑有明显的使用痕迹,长18毫米、宽8毫米、厚2.5毫米。另一件细石叶中段,断面呈三角形,一侧缘向劈裂面加工出一道直刃,长20毫米、宽7毫米、厚2毫米。
3.石片石器:有二式
Ⅰ式:长形石片,多是从石核上打下高于宽的石片,其一端一般都保留1台面,石片的背面一般都有片疤,有些横断面呈三角形,少数保留自然面,有的石片侧缘还有一些使用或修整痕迹,长13~17毫米、宽7~31毫米、厚2~13毫米。
Ⅱ式:不规则石片,多是石核上打下的高小于宽的石片,上端保留一个台面,一般比较薄,背面保留片疤,少数留有自然面,高12~32毫米、宽17~38毫米、厚2~10毫米。
4.刮削器,为九式
Ⅰ式:长刮削器,7件,一般是利用石片的一个长边,由一面或两面加工出一道直刃。其中一件将薄砾石片打成三角形,一长边向两面加工出一道直刃,另一边和石片两面保留部分自然面,便于握手,长83毫米、宽40毫米、厚9毫米。
Ⅱ式:短刮削器,4件,利用石片短边加工一道刃口,其中一件高11毫米、宽21毫米、厚3毫米。
Ⅲ式:弧刃刮削器,4件,一般利用石片边缘弧度,向背面加工出一道弧形刃口。其中一件高27毫米、宽28毫米、厚2.5毫米。
Ⅳ式:长身圆头刮削器,2件,利用长大于宽的石片一端,由劈裂面向背面加工出一道弧刃形刃口,其中一件长30毫米、宽21毫米、厚9毫米。
Ⅴ式:短身圆头刮削器,1件,它与长身圆头刮削器的区别,仅在于器身高小于宽。高26毫米、宽29毫米、厚10.5毫米。
Ⅵ式:半圆形刮削器,2件,多利用半圆形石片,或由三边加工出一道半圆形刃口,高19~21毫米,宽24毫米、厚3~7.5毫米。
Ⅶ式:圆刮削器,1件,略呈圆形,由石片周缘向背面加工出一道圆刃,长径17毫米、短径14毫米、厚5毫米。
Ⅷ式:凹刃刮削器,2件,利用石片的一边打去一块,形成一个凹口,进一步加工成凹刃。长33~39毫米、宽26~28毫米、厚6~9毫米。
Ⅸ式:复刃刮削器,6件,将石片相邻2个边加工成刃,有的则在石片上加工出2个以上,多不规整的刃口。其中1件,长54毫米、宽37毫米、厚12毫米。
5.雕刻器,仅一式。
斜边雕刻器,9件,一般利用石片一边打去一块,形成1个锐尖,有的则将石片的尾端两边各打去一块,或利用一边,另一边打去一块形成一个锐尖。其中一件,长25毫米、宽21毫米、厚11毫米。
6.尖状器,分为三式
Ⅰ式:三角形尖状器,3件,利用三角形石片一角,加工出1锐尖。其中一件长34毫米、宽23毫米、厚4毫米。
Ⅱ式:小尖状器,1件,长形石片下端向背面加工出1突出的小尖,长34毫米、宽13毫米、厚6毫米。
Ⅲ式:鸟喙形尖状器,4件,石片或石核一侧从上到下面加工形成一道刃口,将刃口部分打下,成一个向内弯的石条,个别石条不内弯,一般在尾端加工的部位再略作修整出1个三棱形鸟缘状锐尖,其中一件长40毫米、宽5毫米、厚5毫米。
7.尖状刮削两用器。1件,用不规则石片的一边向背面加工出一道陡厚的弧圆形刃口,另一边则加工出1个锐尖,长21毫米、宽12毫米、厚6毫米。
8.刻铲两用器,1件,加工方法与鸟喙状尖状器相同,但石条劈裂面直,一端略作加工修整,并向一棱剥去一小块石片,形成三棱形锐尖,而另一端则向背面加工出1个凿形刃口,长29毫米、宽7毫米、厚4.5毫米。
9.石核式刮割器,5件,一般用砾石或石片通体加工而成,也有的石器两面还保留有自然面。其中1件,高28毫米、宽18毫米、厚10毫米。
10.石矛,1件,通体加工成叶状,剖面呈菱形,中间厚,边缘有锋利的刃口,一面适当的保留了两小片自然面,长68毫米、宽34毫米、厚8毫米。
11.石镞,有二式
Ⅰ式:圆底石镞,1件,状呈叶形,通体两面加工,一面仍保留着部分自然面,长42毫米、宽17毫米、厚5毫米。
Ⅱ式:凹底石镞,3件,呈叶形凹底,通体加工,其中1件,长38毫米、宽13毫米、厚3毫米。
12.磨石,1件,两端高起,中间下凹,面平光,状呈马鞍形,长40厘米、宽22厘米、中间下凹3.2厘米。

(二)陶片

一号地点,采集少量碎陶片,根据质地和颜色分为三类。
第一类:夹粗砂红褐陶片,质地硬,颜色不匀,手制,胎厚度不匀称,厚0.8~1厘米。
第二类:夹砂褐陶,轮制,胎厚度匀称,质地坚硬,表面有阴划纹饰、胎厚1厘米。
第三类:夹砂黑陶,质地硬,胎内渗炭明显,胎厚0.5~0.6厘米。
在遗存地上见到许多烧过和未烧过的碎骨片。
三号地点,采到的遗物有:
陶器口沿,夹粗砂红褐陶,手制,内外壁刷一层泥浆,口沿略侈,平唇,唇外沿按压凸凹纹,残高4厘米、残口径10厘米、复原口径22厘米。
石珠,略呈长圆形,中有一孔,高1.2厘米、直径1厘米、孔径0.2厘米。
四号地点:除石器外,采集到5小块陶片,一类陶片,夹砂土色胎,胎厚0.5厘米,外涂红色陶衣,内壁仅口沿处涂抹。一类彩陶片3块,夹砂红胎,质地坚硬,胎厚0.6厘米,内外涂红色陶衣,绘黑彩,似条纹图案。

七、奇台半截沟新石器时代遗址

位于奇台县城南45公里半截沟乡,天山北麓的坡前地带,遗址在乡东南550米处一南北向的土梁上,土梁高5~6米,土梁东侧有一小溪,遗址表土下即为灰土层,厚1米左右,文化遗物均出此层,灰土层下即为黄色生土。1974年8月文物调查中发现,在遗址上采集到一些石器和许多陶片。

(一)石器

14件,石质多是石灰岩和沙岩,均磨制。
1.锤斧,2件,上部均残,体厚重,平面略呈长方形,中穿一孔,系两对钻而成,其中一件,残长11厘米,宽11.5厘米。从一面略加工打制成斜刃。
2.石锤,3件。两件平面呈长方形,中穿一孔,系两面对钻而成,完整的一件长13.3厘米,宽9.3厘米。另一件已残,呈圆角三角形,中穿一孔,亦对钻而成,长13厘米。
3.石杵,1件,略呈柱状,上端宽平,下端圆钝,有敲砸使用痕迹,长12.6厘米。
4.小石臼,1件,扁圆形,上下两面均有一臼窝,窝内有敲砸痕迹。直径8.3厘米,高5.7厘米。
5.小石杵,3件,圆锥形,器形很小,最大的一件长6.4厘米,顶面直径4.2厘米,最小的一件长3.5厘米,顶面直径2.7厘米,这几件小石杵可能与小石臼是一套研磨工具。
6.石环,3件,均残,较厚重,中穿一孔,两面对钻而成,其中一件直径10.8厘米,厚3.7厘米。
7.石球,1件,已残破。

(二)陶器

多碎片,能复原者极少。全部为夹砂陶,未见泥质陶。陶色主要是红褐色,灰色者仅见一、二片,均手制,火候较高,有陶片和彩陶片。
一般陶片。质地较粗糙,少数表面打磨光滑,个别的有黄白色陶衣,有些因长期作为炊具,致使外表完全变黑色,基本上都是素面,少数釜、罐类在颈部饰一圈附加堆纹,其上再按成小窝,个别陶片有一乳突或透穿一小孔。器形主要有双耳釜、罐、盆、钵等,以圜底为主,亦有小平底。
彩陶片,有50余片,陶质为夹砂陶,但质地很细密,外表均打磨光滑,大部分涂粉色陶衣,个别的是黄白色或白色。在陶衣上以深红色或紫色彩描绘花纹,花纹图案主要是倒三角和网纹,有些倒三角边上有斜刺,最常见的是在罐类的口沿至颈部绘二排至三排倒三角,下面绘网纹,布满整个腹部,有两小片的花纹比较别致,一是曲线纹,一是在紫色宽带边缘上画三个白色半圆点纹。花纹绝大部分绘于器物表面,但也有在内壁口沿处饰简单的彩纹者,这些彩陶的器形,基本上都是罐类,有些也作为炊具,表面有烟炱。

八、吐鲁番小草湖新石器时代遗址

位于天山南麓后沟沟口,白杨河东岸台地上,乌鲁木齐一喀什公路,从遗址东缘穿过,南距托克逊县城37公里,遗址面积达22700平方米。这里是一片山前洪积扇地貌,沙砾戈壁层下是坚硬的黄土层,生长着稀疏的耐旱植物,遗址北部,在无砂石覆盖的黄土层上有红烧土和灰烬的堆积,在此遗址上曾采集100多件石器,主要为打制石器,有石刀、石斧、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等。采集到2件刃部磨光石器,其中1件石刀,1件石铲。除石器外,还见到有陶片,有素面陶片和红色陶片,均为手制,彩陶片上涂黑色彩,图案花纹有锯齿纹,连弧纹、斜线纹等。

分享到:

新闻动态